目前日期文章:2001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希特勒秘密日記-2001/07/22 日曜日 在往花蓮的平快火車上

20:11 火車異常的停了許久
火車異常的停了許久未開,略感狐疑的我抬起頭來觀望,才發現整列車似乎只剩
我一個人,再起身一看,原來車已行至宜蘭,月台上冷冷清清地只站了兩三個人,
大概是因為火車停很久我才發現,所以人已經下光甚至都出站了吧
(不過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松山上車時,車上半滿的旅客是怎麼逐漸消失的)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昔有一漢人北上赴試,試甚難,漢人無視之,擲骰如飛,
未半刻已完試,不得出,漢人乃睡,南柯夢醒,漢人驚覺左足麻不可當,
急撫之,漸緩,漢人拂去桌子水漬,仍不得出,輾轉數回方再入睡,
漢人醒後忽見生去之大半,急交卷,方得出

如此這般試復一試,一試八眠,漢人怒斥試之迂腐,磋跎青春
憤而擲骰從戎,其時年方廿,今人稱此漢人,皆以"狂哥"謂之...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