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昨天已經很累了,但是今天更累,喔,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前天已經很累了,

但是昨天更累”。
                                                                               
 這次我沒有睡過頭,所以雖然在缺乏食欲的情況下,我仍有足夠的時間把食物慢慢塞
                                                                               
進嘴裡,但是今天從一早開始就很不順利,首先是我在準備提起我的工具袋時,右手沒
                                                                               
有握緊,所以變成朝自己的嘴角揮了一拳,我還沒感覺到流血,警衛就已經發現我的嘴
                                                                               
角有血跡了,進廠後,日本設計師拿出了今天的配線圖,讓們倒抽了一口氣,和前一天
                                                                               
一樣的作業,但是配線方式更加的複雜,管線數量也多了近一倍,唯一的好消息是,機
                                                                               
台可以施工到凌晨...當然,施工到凌晨並不是什麼好事,不過至少沒有時間壓力讓
                                                                               
我鬆了一口氣,我可以有充分的時間確定我的施工正確。
                                                                               
 這次的機台比前一天的大,但是他們只要四個人施工,而昨天他們叫了六個人,所以
                                                                               
有兩個人就去別廠做其他作業了,包括那個意見很多、很不想做的老鳥,我們同樣的在

施工前透過翻譯跟日本設計師解釋作業上可能的困難點,不過我們的目的是在確定能順

利的施工,而不是像某人只是想說服日本設計師放棄施工,所以我們很快的鑽到機台裡

觀察,以確定所有管線改動的位置都在雙手可及的位置,並且有足夠的施工空間,而不

是站在那邊說辦不到,其實有了昨天的成功經驗(雖然很驚險),讓我很想衝看看,不

過同事顯然比我保守,他不斷提出問題點,我說出解決辦法,然後被他否決,我再提出

更多的解決方案...雖然還是花了很多時間在討論,不過至少我們比前一天早了兩個

小時開始動工,而且大家都大致知道預定的作業步驟了,除了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之

外,反正機台也沒辦法同時擠進那麼多人,所以我們也直接把他排除在戰力外。雖然正

式動工前大家覺得問題還是不少,我則是覺得可以施工,不過進度應該會很非常慢,但

是沒想到除了第一條最簡單的管線就花了一個小時才改好之外,之後的感覺都很順利,

大約晚上八點就做完了,而且我們都覺得沒有問題,自信滿滿(前一天連晚餐都沒吃就

施工到九點半,而今天出去吃晚餐和休息了一小時多還更早結束),工具都收拾起來等

著日本技師測試OK就要回飯店了,另一個同事還很開心的說時間來得及叫外賣,但是

沒想到狀況才剛開始...
                                                                               
 首先是日本技師測完了,我們把測試用的膠帶全部撕掉,準備清潔機台要還機時,他

才發現他有一半的數值讀錯錶了,所以要重作測試,我們雖然士氣馬上跌到谷底,不過

還是重新打起精神,幫他準備測試要用的東西,然後在我們準備好,退到一旁才剛要鬆

懈下來的時候,重新開始測試後的第一條管線就出問題(昏),查了半天之後,他決定

放棄,先試其他線的時候,第二條線也有問題...這時候真的覺得很灰心和諷刺,昨

天做得那麼不踏實、不放心,結果一試OK,今天做的那麼有自信,反而一堆NG,經

過數小時的苦惱與測試之後,我們終於找到可能的問題點了,我們施工的管線完全正確

,沒有漏氣,但是一進到機台之後就有嚴重的失壓問題,所以漏氣的部份應該是在機台

內部,日本技師認為這不是我們這次施工的問題(我們也沒動到那邊),這個問題要另

外提出來作業,所以他就決定放我們回家了,而我們也破了前一天的記錄,超過一點才

出廠。
                                                                               
 更不爽的是那個老鳥還叫我回到飯店以後找他,然後花了半個小時講一些不到十分鐘
                                                                               
就能交代完的事情,而且我第二天還要上班,所以回到房間後連澡都沒洗就直接上床睡
                                                                               
覺了。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