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外號叫惡魔的學長畢業了,他的房間好像比其他這區的房間好,所以他想自己找

個朋友接下去,但是大家似乎都知道他要離開了,很多人來問,所以他接電話時一直說

,我會再幫您跟惡魔轉達的,又打電話去跟其他房間的房東抱怨說您這樣擅自提高價碼

,讓他很困擾(不是削價競爭才會造成困擾嗎?),在他講電話的時候,我就隨口問了

,那個房間有什麼好的(就在我這間房旁邊,一牆之隔),為什麼一定要找認識的人接

著住?好像是mudder吧,說那房間超好的啊,光是那塊踏腳的地方(指玄關),就不知

道賺多少空間了,還說我留給你這間也很棒啊,你看那落地窗,我才想到,欸,這裡有

個景觀很好的落地窗,我走到窗邊,就看到一個二三十坪的長草皮,這時從最右下角爬

出了三隻大陸龜,我的視角忽然變成垂直的,從院子正上方看下來,三隻龜背上滿滿的

草,爬起來幾步就忽然不動了,看起來就像院子一角推了三堆土還長滿了雜草,它們縮

起來以後,一堆像鱷魚的爬蟲類動物就竄了出來,好像想追咬什麼東西一樣,一陣張牙

舞爪之後,它們靜了下來,其中一隻張開,嘴巴裡面竟然爬出了一隻渾身發抖的小動物

,不知道是小狗還是小鱷魚,因為鱷魚好像不會發抖,我覺得是小狗吧?當我這樣想的

時候,我忽然發現旁邊立了近十根柱子,上面每根都綁了不同品種的狗,都是倒掛著綁

在上面,而其中一隻似乎是牧羊犬,我心裡正在想人這樣綁一定腦充血(當然狗也會,

只是還沒想到),就忽然轉回到我房間了,我握著老媽的雙手手腕說你還好吧?她臉色

發白,全身發抖,這時隔壁阿姨打電話來,我放開了她的手腕,伸手接過電話,此時我

瞄到電話線像耶誕樹的樹枝一樣超多分枝,但是我沒有再繼續看一下,我右手正準備把

電話拿到她左耳邊,我說”媽,電話”的那一瞬間,她忽然抓住我的右手一口咬下去,

有種惡靈古堡的感覺,但是當我發現不痛時,我就醒了。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