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秀:

  今天的月光不錯,所以我特地帶了幾張紙,在上哨時。

  這幾天發生了不少事情,例如一台已經瀕臨垂死邊緣的電腦,我一開機就死當,

然後壞在我面前,或是我使用電腦印資料的時候剛好當機,用管理員或是訓練文書的

帳號都無法取消,關掉印表機或是重開都完全無效,導致印表機狂印不止,又挨了一

頓刮,最後才查明是有人用了來賓帳號登進去,還有在出交管任務時,因為學長沒拿

休息的小椅子,我把我的借給學長坐,但卻因此讓我成為唯一一個沒帶椅子的人而被

罵了一頓,或是我所接手經管的裝備被人擅移位置,一時找不到又遭到訓話...等

,諸如此類的倒楣事,不過最糟的還是前幾天回答連長的問話不當,導致班長被連長

罵了一頓,雖然班長沒有罵我,可是當晚站哨時他來查哨還是被他說教了近兩個小時

,而且也被別的學長唸了一下,所以心情非常的沉重,比之前在虎尾鑑測沒過那次還

糟,除了害到班長之外,對自己的信心也是越來越小,不過下哨已經是接近兩點半的

事了,怕吵到妳,所以我打電話回家紓發了一下,講著講著,不知不覺聲音就哽咽起

來了。

(話說虎尾的鑑測成績下部隊這麼久了還沒看到,根本沒什麼用,之前真的白操心了)


 當兵超過一百天了,第一次難過到掉眼淚,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壓力在哪,連上的

三長(連長、副連長、輔導長)與大多數學長人都非常地好,也許是對自己過度的期

望?上次放假回家,我姐告訴我,她上次趁我睡覺用我房間的電腦上網時,我忽然坐

起睜開眼睛敬禮,我聽到以後除了訝異之外,還笑了出來,但是我媽聽我姐說了以後

頗難過的(聽學長說我在軍中也有說夢話,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


剛剛有人來查哨,思緒一斷就接不上去了,剛想了想最大的壓力應該來自於自己

吧,因為我不擅長用言語表達,加上小動作過多,所以給人愚鈍的感覺,而健忘與粗

心的缺點,更讓我大錯小錯不斷,如果我的個性是過一天算一天、混吃等死打茫也就

算了,但偏偏我是真的很想試著去把事情做好,因此壓力大概就產生了吧?(此時基

地深處竟傳來煙火聲,該不會是哪個爽單位又在開晚會了。)


  
  剛才眼睛頗酸,不小心閉了起來,正巧就遇上二班查哨,更糟的是我竟然緊張的

忘了口令,唉~幸好剛才遇到全連最好的排附,就到此吧。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