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秀:

  先為字跡潦草道歉,因為我是利用站哨時間寫的,而且我正在練習糾正我的寫字

握筆姿態,希望沒有給你帶來太大的閱讀困擾。

  因為今天實習業務到晚上十一點半左右,又接著站凌晨兩點到四點的衛哨,為了

避免打瞌睡,所以又提筆寫了這封信給你(目前看來這個方式還蠻有效的,一邊警戒

一邊站著寫字,偶爾對經過的車輛打打燈號,目前瞌睡蟲尚未上身,笑)。

  在軍中對外連絡不易,上次我媽用郵局的快捷寄了個信封大小的包裹,結果竟隔

了近一週才送到我手上,我拿到包裹時,附近正好有休息的老兵,他們看到我收到信

時先是”喔”了一聲,但是當我倒出裡面的東西(怕外面寄違禁品進來,所以包裹要

現場打開)時,老兵隨即發出哄堂大笑,原來裡面是我忘記帶回部隊的藍紗帶(即藍

色有彈性的腰帶),當我發現郵資 130元,並隨口說出來的時候,老兵們笑的更大聲

了,因為一條藍紗帶到營站買只需要50元...不過我們離營站相當遙遠,而且只有

午休時間能去,睡眠對警衛部隊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還要報備及交接待命部隊的

位置給其他人,所以還是蠻慶幸不用為了條腰帶再跑那一趟的。

  剛下部隊的時候相當辛苦,什麼事都不熟,生活作息也不習慣,有時睏得連澡也

沒力氣洗,倒下去馬上就睡死了,有力氣洗也常常太晚而沒有熱水,只好用毛巾把身

體全身擦拭過一遍將就一下,老實說,當時真的差點撐不下去,別說要待一年半,連

等待下一次的休假都覺得遙遙無期(我們一般約兩周放一次假),那時支撐我的力量

大概就是休假了,心中不斷默想著”撐兩天換一天休假、撐兩天換一天休假”及”過

了這一餐,今天又過去一點了”,不過現在在部隊裡已經撐超過兩周了,休假仍不斷

的往後推移,只好改催眠自己”撐越久、休越多”,幸好我已經比剛到的那一兩個月

適應些了,不過業務還是無法上手,精神也依舊一樣的緊張,偶爾仍然會半夜驚醒,

以為輪到自己站哨了,學長跟我說,當兵如果不苦就不叫當兵了,我想如果我可以熬

過去,我的想法還沒有改變的話,我應該會繼續保持下去吧,那個承諾。

  

                      Hitler 11/12 03:40 寫於台中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