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三軍總醫院複診,一樣的醫生,一樣是星期一下午,但是氣氛不一樣,

周圍多了很多明顯舉動比較奇怪的人,還有一個長的很像漫畫或動畫裡,

那種長相奇怪的壞人的僕人,他一直觸碰放在椅子上的傘,並發出聲音,

在真正的精神病患群裡,我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太浪費醫療資源了,

並開始在想他們會不會覺得一個看來正常的人跑來這裡幹什麼,

並對自己的脆弱再次感到失望


號碼在三十三號,我看了看牆上的海報,號碼跳到三十四時,有空位了

我坐下來小憩,今天看的速度比較慢,也許我趕不上六點半的聚會了

我這樣想



五點,中間可能有些號碼沒來或是先看過了,意外的很快就跳過去了,跳到三十七

然後,三十八,我進了診間


前一個病人似乎是個學生,等會還要去上AutoCAD的補習,也許是失眠和壓力過大,

不過聽起來好多了,一直要醫生減少劑量,總之,原來有人比我更正常


輪到我時,醫師大致上重覆上次的問題,然後開給我一樣的藥,我很多話忘了說,

尤其是騎機車的時候,還有忘了問什麼時候可以停藥,和有沒有可能影響半夜執勤

之類的問題,感覺上像是看安心的,這次藥我要求多開一點,因為假快沒了,

所以下次複診是在三月初,醫生問了我兩個新問題,問我覺得自己是否覺得還能在

軍中待下去,和需不需要安排其他的幫助...

我想是可以的,雖然我很不想再待下去,不過我不喜歡自己那麼軟弱,

只擔心情緒突然不穩罷了,而且手上的傷也都快好了,也好一段時間沒做蠢事了,

最後,醫生給了我一張名片,然後我離開了診間,在掛號批價櫃檯

我看到一大群臭新兵,大概是辦停役或是免技測的吧,他們的迷彩外套都是新的,

我開始羨慕台北的兵,不是因為新衣服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離家近...


雖然有點遲到,我還是趕上了晚上的聚會,晚上七點的西門町非常恐怖,

也許是我在花蓮台南讀書讀太久,然後馬上又去當兵,這種太過流行的地方,

對我來說非常陌生,濃妝豔抹和奇裝異服的男女在身旁來來去去,陌生的環境,

我拿起手機準備撥給那群網友,但是我的手不知道為何發抖


見到了沒機克、COLOR、10.5、TU、扁扁、高田延彥、大媽、莎、雲、榆和他男友,

目標是某間去位於十樓的某大酒樓吃港式飲茶,裡面的服務阿婆像資訊展的店員,

瘋狂的對我們推銷各種食物,並且趁我們拿不定主意就一樣樣放上來了,

我不小心吃到了青蛙肉...


場面一開始很冷,最後過了許久話題才靠大家都有玩的逆滲透聊了起來,

話題主要都牽扯在外掛和公會戰細節及其他會員等等,大約九點時,

因為我的一句桌上的東西要不要叫他們收掉了,大家才發現已經九點了,

在西門町又邊聊邊逛了約半小時才解散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