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 深夜 晴

晚上本來不想加班的,想了想之前班長跟我說過的「其實正常來說,

底下的兵沒睡覺前,班長和值星官是不能睡覺的,只是現在都反過來了」

加上我自己也說了,嘴巴上對別人好很容易,都是假的;只有實物才是真的,

雖然是半開玩笑的,但我師父當年就常常對我說「早點睡、不要加班加太晚」,

講完就自己去掛蚊帳睡覺了,所以雖然我嘴上對他說說不回辦公室加班,

最後還是跑去看看了,不光是為了不想歷史重演,自己不做個榜樣,怎麼有資格

叫別人做事?雖然不大認真,好歹又開始教了,他說他好久沒碰訓練了,想想也

真誇張,趕緊弄個近期的工作一覽,萬一有人要丟別的業參的工作給咱,也好拿出來

推掉,訓練士在做政戰士的工作,然後自己的業務狂出包,這就真的好笑了,才剛

開始整理,忽然響了一聲奇怪的聲音,讓我動作倏然停止,腦袋一轉,這八成是新裝

的那個警報器的聲音


「幹!」我衝口而出,隨即衝出辦公室去拿個人裝備


當兵時,我想沒一個人避免的了說髒話的吧,尤其是在這種真的很幹的時候

不知道該不該慶幸今天加班沒有太早睡,所以我算是著裝蠻快的,但是十點半了還有

狀況,這實在不是一件該值得慶幸的事,雖然這個狀況感覺很真實,但是我強烈懷疑

這是裝的很真的狀況演練,不過我還是給他認真的演下去了,反正我是兵嘛,這才是

個兵的本份工作,而且老實說,這種緊張的氣氛我還挺喜歡的,副連長很緊張的吆喝道

「攔截點勒?攔截點怎麼還沒上去!趕快隨便一個人上去成立攔截點啊!」


自認這次著裝還算迅速,我便自告奮勇的衝上攔截點邊喊道

『我去拉拒馬,誰幫我拿交管裝備過來!』


最後機動車浩浩蕩蕩的載著副連長和機動班出擊了,因為兩個班長都跑不見了,

機動班沒有幹部,副連長只好跟著上去,攔截點則是有一個武裝兵、三個交管兵,

比起排定的還多了兩個,真是混亂又刺激,稍後安官又廣播叫我們注意黑色的福特

廂型車,還有車號,甚至還要注意可疑人物,感覺越來越真實了,但是我還是覺得

太虎爛了,最後事實證明,狀況是機車的營部下的,還派人去各個攔截點去埋伏,

讓各連玩抓迷藏,實在越來越覺得營長機車了,尤其是防警司令陸老大還下令每週

跑兩次2300至0100的夜戰,我嚴重懷疑上級不知人間疾苦,尤其咱們連明天還有六

批交管,早上又沒有補休…


<後記>後來因為很累,所以先去睡了,之後忙到放假都沒啥時間補,已經忘記這篇

充滿抱怨的日記後面要寫些什麼了,就這樣打住吧,其他沒交代的事就讓下次的日

記來補充吧。


--

在你面前的是一位看起來傻傻的鐵匠,身穿模仿的披肩,手拿一隻風屬性鍊鎚和
雅典娜圓盾的他,正在不經意的翻動身後的手推車,並不時清點著手推車的貨物
清單;雖然剛剛在妳盯著他看時,不小心把露店少打了一個零,但是假如妳願意
許給他一個未來(give),他會很樂意送給你許多他在商場上中的現金(want)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