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 下午 雨

之前提到的半夜夜戰訓練因為臨時的一紙電令而改成每週一、五的晚上七點至九點,
沒有補休,但是大幸中的不幸是得持續跑到五月二十日總統就職之後,這代表咱訓練部
門的工作又多了一項(嘆)。

在我放假的這段時間又發生了不少事,讓我又想到之前班長開的玩笑「最好不要放長
假,最好放個兩三天就好。」,因為每次放長假幾乎都會發生很多事情,大概是部隊的
變動實在太多了,所以一次休個五六天的話,自然會覺得發生了很多事。
雖然我多了個幫手,不過他還沒完全進入狀況,我收假回來才知道他被拉去兼彈房,
不過有總是比沒有好,比起補給、作戰和通信情報各業參,我有人幫忙算不錯了(不過
一半也是因為訓練這個業務比較賽一點的原因吧?),另一個消息是"前"作戰的停役令
已經發文了,所以他勞了一大包泡麵就再見拜拜了,還害他的徒弟臨時的被召回,看到
少自己一梯的學弟竟比自己要早退伍,而自己還要待上十個月,不禁讓人感到羨慕與日
子之漫長。另外一件事就是放假前已經宣佈延期的整訓竟然又要開始,而且名單又有變
動,害我匆忙的把之前預先做好的資料夾趕工修改,還得趕工製做四月份和七四六梯連
訓的課表與操課資料夾,想到之前堆著好幾個月沒動的夜戰成果和鑑測成績,和幾次夜
戰訓練和部隊訓練安全會議的資料,真不知道何時能趕上進度,每當想到這些沒做的事
情,就覺得一天時間過的好快,才沒動到什麼,一天就這樣過去了;但是想想離上次收
假才不到四天,而且自己還要在部隊待上十個月,又覺得時間過的真是漫長。
(註:結果後來整訓又變成三連,上級命令的反覆無常實在讓我們無所適從)

連士長回來,大家的日子又不太好過了,還好隨著部測的結束,他好像又要支援虎尾
去了,聽到這個消息,我暗自打算在他不在的日子裡多待部隊幾天,他一收假就想辦法
放假(笑,不過我想每一個人的想法都是這樣吧,所以能不能如願還是得看運氣了),
附帶一提的是指揮部的測驗趁我休假時似乎平安無事的結束了,所以我收假時沒被值星
官細細唸,我放假時一直在擔心發生什麼狀況,尤其是大選完的那幾天又那麼的亂,還
真擔心因為提高戰備而被召回呢。


在放假期間看了她的板,得知他似乎躲著她,我想我大概能理解他為何這麼做,因為
我也試著這麼做過,不過沒那麼絕,只是不知道他的動機是不是跟我一樣…他完全斷絕
音訊,躲的不見了,我則是曾私底下把有關她的板和站全部刪掉,避免自己去跑進去亂
晃,但是她主動找我的時候還是挺高興的。當然,這是之前的做法,現在我在當兵,已
經有部隊和繁忙的業務幫我做"礙事的傢伙",就讓它順其自然了,而且最近持續沉迷於
線上遊戲中,故放假後的時間也多半花在睡覺和電腦遊戲上了。

老實說我對自己的記憶力並不是有很大的信心,所以我把我許多想法寫出來,讓日後
的我知道原來當時的我原來是這麼算計的、做過這樣的事。
午休剩不到半小時了,卻還有很多事沒提到,事後再補完吧。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