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看蘋果日報,邊等換藥及出院,巧遇上次幫我看診的外科大夫洪恭誠大夫,他

的記性相當不錯,竟然還記得我,他特地過來關心一下,看我這次又是為了啥住院,

他看了看我左耳和右耳的傷口,做出以下評論...

"開那麼大啊"

"他前後都開啊?"


總之,因為這件事讓我覺得洪大夫人還挺不錯的,而在五分鐘不到,何明宗大夫

也進來了,他第一時間還以為我是開鼻子的病人,也許是他開刀的病人太多了吧,而

且他開完以後似乎一次也沒來巡房過(還是我都在睡覺?),不過相較之下,他就不若

洪大夫感覺來得親切,也許,下次還是掛外科好了?如果還有下次的話...

出院手續都辦好了,還是沒人來幫我換藥,索性放棄這個"奢侈"的念頭,提著包

包就逕自離開了,因為時間尚早,所以乾脆順便去掛皮膚科看一看,沒想到803的皮膚

科都是給外科大夫看,他只花了不到六十秒就搞定我這個病人(我想他可能只看了我

的腳五秒吧)...。


領藥時巧遇楊班,雖然本來想打茫到三四點才回去,不過到時又要麻煩連上派班

長來載我,不想麻煩連上的話,我就得自己花個五百坐Taxi回去,幾番衡量之後,我

決定和班長一起回去,雖然班長是騎機車來的,而且我還得花一百二買安全帽..更糟

的是,出發不到十分鐘,雨就開始向地面瘋狂的傾倒下來,進退兩難的兩人只好冒雨

前進,到達清泉崗時,我倆已經濕透了,到連上換個衣服,吃個泡麵充作午餐,雖然

好吃,但是感覺喉嚨很癢,不大舒服。後來漱口時發現吐出來的口水帶有血絲,大事

不妙,希望沒啥大礙...也因此,晚上的烤肉只吃了兩三塊。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