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缺人缺的緊,雖然補了一大梯學弟,但是他們還不能碰槍彈房的東西,所以我

就莫名其妙的成為槍房了三級代理人,雖然連部的班長說我只掛名就好,不過排長還是

希望我多少會一點,學是沒關係,可是名字掛上去的第三天就要考械彈爆材懲罰規定十

八條是怎樣...我連槍房鑰匙都還沒摸過啊!

  總之,因為莫名其妙要考一些有的沒的東西,我的心情不是很好,加上大門排的弟

兄以往常常有一些小特權,當我們駐地的排長和大門排排長因為兩個駐地背規定的方法

不同在爭論時,我插花進去回嘴時,擦槍走火和大門排的排長幹了一頓...


  其實我也知道和上級長官起衝突是不明智之舉,不過往往我和人爭論起來時,很不

喜歡承認自己錯了,而在那邊嘴硬亂坳,而且不顧後果,雖然只要我有錯我幾乎都會事

後主動道歉,但是這樣還是次等的解決之道啊。我這次幹完之後,大門的班長找我過去

談談,所以還沒等平靜下來(通常我要事後冷靜下來才能正常判斷是非),我就發現我

錯了,我後悔的差點連什麼事情都願意幫他做,也對自己的表現十分失望,因為這樣的

我並不是我所想要的,我活著不是為了幹這種事情的,我跑去找大陳排道歉,他果然十

分的不高興,幸好有班長的提醒,不然也許第二天再道歉就真的太慢了,說不定還會害

到排上的弟兄進出大門時被釘,事後我又自己主動補了一張悔過自白書給他,心情依然

十分低落,小小陳排希望這件事就這樣結束,就不要再去想它了,不過我腦裡還是一片

混亂,很難入眠,不過第二天就神奇似的已經不覺得怎麼樣了,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有

什麼精神上的毛病,因為我對事情的看法前後實在差太多了,雖然我該做的事後補救我

都做了,不過前一天心情那麼愧疚與低落,第二天卻已經不當一回事了,我實在很難理

解,所以我還在評估要不要回去和精神科醫生談談...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