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持續沖假,拿完假單回到排上,晚餐已經回來了,想說隨便吃點裡面的晚餐墊個胃

再走,回到家再吃宵夜比較省,才剛扒了幾口,就聽到 ”車來!” ”營長來!”

營長跑到排上逛大街,因為營長曾說咱們阿兵頭髮太長的話,駐地主官要記申誡,為了

不害到咱排長,飯碗擱著就往駐地後頭的草地逃竄了,天殺的排上連一個幹部都沒有,

二月底那些可憐的志願役軍士官假都要歸零,現在連上在沖幹部假,雖然不可能沖完,

不過能多沖一天是一天,對士氣打擊會比較小,而且連上現在幹部本來就少,一個幹部

得當兩個用,排長在連部接值星,班長載新兵去看病,駐點的輔仔跑回連部聊天,全排

最老的就是我,偏偏我的頭髮不能見光,也沒辦法出去虎爛拖時間,叫輔仔趕回來,次

老的差我九梯(約八至九個月)...

該死的營長賴在門口不走,硬是要等駐地主官回來罵,害我只得躲在後面草叢和那隻在

我軍靴上小便的呆狗玩了二十多分鐘,直到聽到營長車開走的聲音才跑出來,一個破月

的老兵竟然得蹲在這種地方躲營長,想想就覺得好笑...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