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原文來自(簡體)
http://army.sdinfo.net/74314908589621248/20020520/1034203.shtml

(一)
  1939年9月,納粹德國佔領波蘭之後,就對西歐虎視耽耽,並開始策劃進攻西歐諸國的作戰計劃。10月9日,希特勒下達了進攻西歐的第六號指令,德國陸軍總司令部隨即開始制定代號為「黃色方案」的進攻計劃,該計劃實際上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軍「史裡芬計劃」的翻版,即經比利時中部以法國巴黎為主要突擊方向。1940年1月10日,德軍總參謀部一名攜帶著該計劃的軍官因座機迷航而在比利時境內迫降,該計劃因此落入英、法之手。德軍A集團軍群參謀長曼斯泰因認為「黃色方案」已經洩密,如果繼續執行,戰略突然性也就無從談起,因此建議改為以阿登山區為主要突擊方向,他的這一建議遭到了陸軍總參謀長哈爾德等一批高級將領的反對,但卻得到了希特勒的大力支持。1940年2月24日,德軍最高統帥部正式採納了曼斯泰因的建議,經過修改後的作戰計劃規定,德軍主力將翻越阿登山區,攻擊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和法國北部,然後再從西、北兩方向進攻巴黎。在法國精心構築的馬奇諾防線正面德軍,則組織佯攻,牽制當面之敵,等到主力攻佔巴黎,並推進至該防線側後時,再發起進攻,與主力前後夾擊,聚殲當面法軍。
  1940年4月,德軍佔領丹麥,並在挪威取得了決定性勝利後,德軍統帥部認為進攻西歐的時機已經成熟,準備於5月初開始進攻。此時,德軍從北海至瑞士一線共集結了136個師,其中10個裝甲師和6個摩托化師,坦克3000餘輛,飛機4500餘架。
  龍德施泰德上將指揮的A集團軍群擔負主攻,下轄第4、12和16集團軍,共44個師(其中7個裝甲師和3個摩托化師),由第3航空隊提供空中支援,展開於亞琛至摩澤爾河一線,翻越阿登山區,向英吉利海峽沿岸地區實施突擊,分割法國北部和比利時境內的英法軍。
  博克上將指揮的B集團軍群,下轄第6和第18集團軍,共28個師(其中3個裝甲師和1個摩托化師),由第2航空隊提供空中支援,展開於荷蘭、比利時國境至亞琛一線,作為右翼,突破荷蘭邊境防線,佔領荷蘭全境和比利時北部,然後再向法國推進。
  萊布上將指揮的C集團軍群,下轄第1和第7集團軍,共17個師(其中1個摩托化師),位於馬奇諾防線正面,擔負佯攻,牽制當面法軍。
  德軍在萊茵河地區還部署47個師(其中1個摩托化師),作為預備隊,其中20個師作為各集團軍群的預備隊,聽從於各集團軍群的調遣,另外27個師則作為總預備隊,由最高統帥部直接指揮。
  同盟國一方,法國認為德國在佔領波蘭後,必將進攻蘇聯,進攻法國至少要在四、五年之後;英國認為自己海軍力量比較強大,因此主要負責對德國實施海上封鎖和戰略轟炸,地面作戰則主要由盟國承擔;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一廂情願地認為只要嚴守中立,就可避免捲入戰爭。所以,這些國家都還沒有進行充分準備,同盟國的作戰計劃直到1940年3月12日才最後確定,這是由法國總參謀長兼英法聯軍總司令甘末林上將支持制定的,代號「D」計劃,該計劃有兩個方案,如果德軍進攻比利時,法軍2個集團軍和英軍1個集團軍應迅速進入比利時,在比軍配合下,堅守代爾河一線;如果德軍進攻馬奇諾防線,則以1個集團軍依托工事進行防禦,再以1個集團軍為二梯隊,隨時增援。
  當時,同盟國軍隊有法軍94個師,英國遠征軍9個師,荷蘭軍10個師、比利時軍22個師(其中3個裝甲師和3個摩托化師),坦克3000餘輛,歐洲大陸上有飛機1300餘架,英國本土還有1000餘架飛機可供使用。
  比軍和荷軍都部署在本國境內,英法聯軍103個師,分為三個集團軍群:第1集團軍群,下轄法軍第1、2、9集團軍和英國遠征軍,共51個師,部署在法、比邊境和法國北部;第2集團軍群,下轄法軍第3、4、5集團軍,共25個師,部署在馬奇諾防線正面;第3集團軍群,下轄第6、8集團軍,共18個師,部署在馬奇諾防線後面;還有9個師作為戰略預備隊。此外法軍第10集團軍,部署在法國與意大利邊境,未計算在內。

(二)
  1940年5月10日,德軍從荷蘭至法國全線發起攻擊,首先出動3000餘架次飛機空襲了荷蘭、比利時和法國的72個主要機場,在地面上一舉消滅同盟國數百架飛機,接著德軍B集團軍群所屬的空降兵在荷蘭、比利時後方戰略要點著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占重要橋樑、渡口、機場和防禦支撐點,尤其是德軍空降部隊於11日攻佔了被譽為歐洲最堅固的工事——埃本·埃馬爾要塞,使德軍主力得以迅速通過馬斯河,突破列日防線。
  5月13日,德軍裝甲部隊充分利用空軍猛烈轟炸陷敵於極度混亂和驚慌之機,突破荷軍防線,與在首都鹿特丹空降的傘兵會合,14日德軍攻佔鹿特丹,荷蘭女王搭乘英軍驅逐艦逃往英國。5月15日荷軍總司令溫克爾曼將軍宣佈投降。
  5月14日,德軍B集團軍群突破法軍色當防線,對法軍第9集團軍展開扇形攻勢,法軍全線崩潰。
  5月15日,英國遠征軍頑強戰鬥,頂住了德軍的攻勢,但由於荷蘭投降,同盟國的戰線出現了巨大的缺口,英軍為避免被圍殲,被迫後撤。
  5月17日,德軍肅清了英法軍的抵抗,佔領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然後繼續向西發展進攻。
  南線德軍A集團軍群發起進攻後,僅有30萬人口的盧森堡國小力微,根本無力抵抗德軍的進攻,於德軍進攻的當天即5月10日就宣佈投降。德軍A集團軍群隨即轉向西進,翻越阿登山區,向英吉利海峽沿岸疾進。14日在法軍第2和第9集團軍結合部的色當地區渡過馬斯河,並給予法軍重創。
  就這樣,德軍A、B兩個集團軍群以沿海地區為目標,展開了規模宏大的鉗形攻勢。德軍以平均每天20至40公里的速度向西挺進,如入無人之境。
  5月15日,法軍最高統帥部意識到隨著德軍突破馬斯河防線,不僅法國北部的部隊陷入了困境,而且在比利時境內的英法聯軍都將面臨巨大的威脅。因此採取了一切措施來阻止可能的災難,但在德軍裝甲部隊的快速推進和後續部隊的迅速跟進下,這一切努力都以失敗告終。
  5月18日,德軍裝甲部隊到達索姆河上的重要城市亞眠。
  5月20日,亞眠失守,索姆河入海口的重鎮阿布維爾也於同日失守。德軍裝甲部隊隨即北上,從後面攻擊在比利時的英法聯軍。
  5月21日,德軍主力到達英吉利海峽沿岸,英法聯軍約40個師被包圍在法、比邊境的敦刻爾克地區。
  此時,英法聯軍在敦刻爾克地區三面受敵,一面臨海,處境非常危急,唯一的生路就是從海上撤往英國。
  5月22日,英軍2個步兵師和1個坦克旅在阿臘斯地區對德軍進行了反擊,這次出其不意的反擊重創了快速推進之中的德軍。
  5月24日,希特勒下令裝甲部隊停止追擊。——這一命令被很多軍事歷史學家認為是希特勒在二戰中第一個愚蠢的命令,實際上,希特勒的這一命令是有他的考慮,德軍裝甲部隊是德國陸軍的精華,也是德國賴以支持戰爭的支柱力量,還將要在對法國南部和對蘇聯作戰中發揮作用,如果用來消滅已經處在絕境之中的英法聯軍,固然可以將其全殲,但敦刻爾克是遍佈沼澤的低窪地區,很不利於裝甲部隊的活動,而英法聯軍困獸猶斗的頑抗必將重蹈像5月22日那樣的損失,那將是得不償失的,加上空軍司令戈林向希特勒保證,德國空軍完全有能力消滅敦刻爾克的英法聯軍殘部,希特勒自然不願再讓其寶貴的裝甲部隊遭受不必要的損失,與最高統帥部作戰部長約德爾少將商議後決定將最後解決的任務交給了空軍和遠程炮兵。促使希特勒下達這一命令還有一個原因是希特勒正打算與英國媾和,讓一部分英軍撤回英國,政治上有助於媾和。不管如何這就給了英國一個千載難逢的喘息之機,使其組織海上撤退成為可能。

(三)
  早在5月19日,英國就預見到失敗已成定局,戰時內閣指示海軍部制定組織遠征軍撤退的計劃,代號「發電機行動」。該行動由多佛爾軍港司令海軍中將伯特倫•拉姆齊全權指揮,計劃從法國沿岸的加萊、布倫和敦刻爾克三個港口,每天撤退一萬人,並集中了30艘渡船、12艘掃雷艦。拉姆齊同時建議加強空中掩護力量,但英國空軍戰鬥機司令部司令休•道丁上將表示只有在滿足保衛本土的前提下,才能派出戰鬥機前往敦刻爾克。
  5月26日晚十八時五十七分,英國海軍部下令開始執行「發電機行動」,此時形勢比制定計劃時更險惡,原準備使用的法國三個港口只有敦刻爾克可以利用,布倫和加萊分別於23日和27日被德軍佔領。
  30萬英法聯軍唯一的生路,就是敦刻爾克及其附近40公里海岸線,敦刻爾克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堡,自公元9世紀以來一直是法國北部重要港口,1939年以吞吐量計為法國第三大港,擁有7個供大型船隻停泊的深水泊位,4個干船塢以及長8公里的碼頭,港口航道經過疏浚,大型船只能夠自由進出,完善的防波堤和凸式碼頭可以有效抵禦英吉利海峽的狂風大浪,如果這些港口設施能夠充分利用,30萬英法聯軍完全可以在短短幾天之內攜帶全部裝備安全登船,但兩個星期以來,該地區一直遭到德軍猛烈轟炸,4個船塢全部被毀,8公里長的碼頭被炸成一片廢墟,甚至敦刻爾克大半個市區也在空襲中被夷為平地。唯一還可以供船隻停泊的只有一條不足1200米長的東堤,而且還是由木樁木板搭起來的,非常簡易,寬度最多只能8個人同時並排通行,只有在靠海一面有個混凝土的柱子,設有燈塔,堤岸周圍有一些木樁,緊急時也能系泊船隻,但是水流較急,船隻停靠時有一定危險。
  附近海岸線沒有港口設施和防波堤,離海岸不遠有一條與岸平行的深水航道,和敦刻爾克港區航道相連,但這條航道水流湍急,暗礁密佈,航行有相當危險。
從敦刻爾克到英國有三條航線,Z航線航程最短,僅40海里,但處在德軍炮火封鎖下,無法使用;X航線距離稍長,55海里,但英軍已在航線上布設了多個水雷區,短時期裡難以清除,也無法使用;唯一能夠使用的就只有航程最遠的Y航線,全程近90海里,駛完全程幾乎要六小時,雖然沒有德軍炮火威脅,但德軍飛機空中威脅的危險卻大大增加了。
  拉姆齊組成了一個精幹的指揮班子,總共只有16人,來組織這場有史以來最複雜、最危險的海上撤退,拉姆齊負責全面指揮協調,韋克沃爾海軍少將負責指揮在英吉利海峽的航行,威廉·坦南特海軍上校負責指揮敦刻爾克港和海灘登船事宜,傑克·克勞斯湯海軍中校則負責指揮最關鍵的東堤。其中坦南特上校特意用香煙盒中的錫紙剪了SNO三個字母貼在鋼盔上,以表示自己是負責指揮撤退的海軍最高軍官,他率領12名軍官和150名士兵,領導組織30萬人的海上撤退。——他在這場海上撤退中,表現異常出色,因此在1944年諾曼底登陸中,被委以重任,那時他已晉陞為海軍少將,負責領導登陸準備中最艱巨的人工港和海底輸油管道工程建設,為登陸成功立下汗馬功勞。
  5月26日晚,即「發電機行動」的第一個晚上,在海軍努力下,首批1312人,主要是後勤部隊,順利離開敦刻爾克回到英國。撤退行動一開始,就不可能再有機密可言,加之形勢緊急,英國海軍部開始在沿海和泰晤士河沿岸徵用船隻,甚至通過廣播呼籲所有擁有船隻的人前往敦刻爾克,這些船主非常明白撤出遠征軍對於英國意味著什麼,所以積極響應海軍部的呼籲,駁船、拖船、貨船、客輪、漁船、汽艇乃至私人遊艇,都紛紛出海,駛往敦刻爾克。先後有693艘英國船隻和168艘法國、荷蘭和比利時船隻,共861艘各種船隻加入救援行列,他們主要從英國南部的六個港口出發,這六個港口是希爾內斯、馬加特、多佛爾、紐黑文、福克斯通和拉姆斯格特,在敦刻爾克接上英法聯軍官兵後再返回英國。
  5月27日,德國空軍第3航空隊和第2航空隊大舉出動,對敦刻爾克港區和海灘進行了猛烈轟炸,總共投下1.5萬枚高爆炸彈和3萬枚燃燒彈,敦刻爾克幾乎被夷為平地,英國空軍從本土起飛200架次戰鬥機竭盡全力掩護海灘上的登船點和執行運輸任務的船隻,儘管英機沒有能阻止德機對敦刻爾克的空襲,但卻給德機以沉重打擊,僅德軍第2航空隊就被擊落23架,空勤人員死64人,傷7人,損失超過最近十天的總和!因此這天被德軍稱為「災難的一天。」英機損失11架。
  英國海軍也全力以赴,抽調1艘巡洋艦、8艘驅逐艦和26其他艦艇前來,這是英國海軍自開戰以來第一次用軍艦來運輸人員,滿載著官兵的軍艦吃水很深,甚至還有幾分傾斜,海軍官兵憑藉著高超的操艦技術,全速通過海浪滔天、彈如雨下的英吉利海峽。
  儘管英國海空軍竭盡全力,但由於缺乏小型船舶,無法迅速將人員從海灘接到停泊在近海的大型船隻,撤退速度很慢,全天只撤出了7669人。
  當晚,德國海軍潛艇、魚雷艇和掃雷艇也從剛佔領的荷蘭和比利時的港口出動,企圖借助夜色掩護攻擊擔負撤退的英國船隻。希特勒也取消了裝甲部隊停止前進的命令,令英法聯軍最為膽戰心驚的裝甲師再度投入戰鬥。
  地面上,德國陸軍步兵正利用比利時投降的機會,從比軍防區直撲敦刻爾克。英法聯軍眼看已沒有部隊可以前往阻截,敦刻爾克危在旦夕!英軍第3步兵師在師長蒙哥馬利的指揮下,以出色的機動巧妙突出德軍包圍——全師分乘600輛軍車,在所有軍車的減速器上都塗上一層反光油漆,用隱蔽在後擋泥板下的小燈照亮,後一輛車的司機就利用這點亮光緊跟著前一輛車,整個車隊則關閉大燈,實行嚴格燈火管制,乘著夜色悄然撤出。為防意外,蒙哥馬利還在十字路口和容易迷路的拐彎處設置了交通糾察哨,指揮車隊行進——就這樣,第3師夜行軍60公里,成功跳出了德軍合圍,並在28日凌晨趕到德軍前面,組織起堅固防線,有力保障了敦刻爾克的安全。蒙哥馬利也因此顯示出優秀軍事才幹而開始展露頭角,在撤回英國後升任第2軍軍長,從此開始在戰爭中大展身手,成為二戰中英軍最著名的將領。
  5月28日上午,敦刻爾克地區大霧瀰漫,德國空軍在戈林的嚴令下,不顧惡劣天氣的影響,出動2個轟炸機大隊,到達敦刻爾克之後,終因能見度太差,被迫帶彈返航。而英軍則利用這一時機,抓緊組織官兵撤退,由於港口損毀嚴重,海灘的作用越來越大,官兵們每50人一組,每組由1名軍官和1名水手帶領,以組為單位從海灘下海,涉過逐漸加深的海水,登上小船,再乘小船擺渡到距離海岸較遠的大船,撤回英國。
  下午,德軍不斷以3至5架飛機組成的小編隊對敦刻爾克實施擾亂性空襲,企圖干擾英軍的撤退。但英軍很快發現德軍空襲幾乎沒有什麼損害,大部分炸彈都落到海裡和空曠地帶,少數炸彈即使在士兵集結地點附近爆炸,柔軟的沙灘也能吸收了爆炸的絕大部分能量,甚至在身邊爆炸也不過是震動一下,飛濺一臉的泥沙。等待撤退的士兵們見狀,紛紛從隱蔽處走出,有的在海灘上踢足球,打板球,有的在海水裡洗澡,還有的甚至悠閒地玩起了沙雕,似乎對近在咫尺的死亡,毫不在意,充分顯示了對德軍的輕蔑。
  入夜後,海灘上似乎有成千上萬隻螢火蟲在夜空中飛舞,——那是成千上萬等待撤退的士兵在抽煙,煙頭一明一暗的閃光所形成蔚為壯觀的場面!全天,有17804人撤離,比前一天多了整整一萬人,這是因為公開呼籲的民船開始陸續到達,發揮作用。
  5月29日,英軍吸取三天來的經驗,採取很多措施來加快登船速度,特別在東堤,為了克服高達4至5米的潮位差,凡是能夠找到的木板、木樑,連球門的木門柱都被用來當作臨時跳板,英軍還將卡車一輛接一輛沉在海灘,作為延伸入海的臨時棧橋。
  下午,天氣開始轉晴,德國空軍大舉出擊,一副要把幾天的損失補回來的架勢,德機以大型船隻為目標進行集中攻擊,擊沉了3艘驅逐艦和包括5艘大型渡船在內的21艘船隻,重創了7艘驅逐艦,迫使拉姆齊將將參加撤退的8艘最先進的驅逐艦調回本土,以避免這些新銳軍艦受到損失,影響以後抗擊德軍入侵英國本土的作戰。
  陸地上,大批法軍和法國百姓退入敦刻爾克防禦圈,公路被各種車輛擁堵得水洩不通,德軍的攻勢越來越猛烈,英法聯軍所控制的地區日益縮小,德軍地面炮火已經打到了海灘、東堤和航道。
  儘管英軍損失慘重,但因為大量民船加入撤退,使撤退的速度大大增加,達到了創記錄的每小時兩千人!全天共撤走了47310人,為幾天來的最高記錄。
  5月30日,敦刻爾克地區由於空氣中濕度非常大,大霧幾乎將海灘籠罩住,不時還有小雨,加上地面上硝煙瀰漫,能見度很低,德國空軍無法前來攻擊。海面上以風大浪急著稱的英吉利海峽卻一反常態的風平浪靜,使得英國動員的大批小型船隻其中不少是內河船隻都能夠出海,到達敦刻爾克接運撤退的官兵。全天共撤出53822人,其中近一半是法軍。
  5月31日,英國遠征軍司令戈特奉命回國,他將指揮權移交給第1軍軍長亞歷山大,亞歷山大剛在敦刻爾克郊外焚燬了自己的座車,他是騎著自行車趕來接受指揮權的。
  上午大霧依舊籠罩著敦刻爾克,德國空軍仍舊無法出擊,但海面上風力開始增強,英軍用卡車搭成的臨時棧橋因此無法使用,但撤退仍在緊張地繼續。
  下午,天氣放晴,德國空軍出動了9個轟炸機大隊,英軍也準確預測到了天氣變化,料到德軍飛機必定會大舉來襲,盡最大努力向敦刻爾克派出了戰鬥機,保證在海灘上空始終有不間斷的戰鬥機巡邏飛行,竭力掩護撤退部隊和船隻。
  地面上,德軍從西、南兩方向發起的攻勢一浪高過一浪,英法聯軍的後衛部隊拚死堅守防線,戰鬥殊為激烈。就在這一天,哈羅德·歐文·安德魯上尉因為他的英勇表現,榮獲了敦刻爾克撤退中英國頒發的唯一一枚表彰英勇行為的最高勳章——維多利亞十字勳章,安德魯指揮著他的連隊,經受住了長達十小時的猛烈炮擊,打退了德軍一次次衝鋒,始終守住了陣地,當側翼友鄰部隊出現缺口,他又主動率領36名士兵,趕去支援,擊退了至少500名德軍,最後當他的部隊彈藥消耗殆盡,所堅守的陣地的核心據點又被德軍炮火擊毀,這才帶著僅存的8名官兵,在深至下巴的水裡艱難跋涉16000米,回到後面的陣地,沒有休息又奮戰在陣地上,……正是無數像安德魯這樣的官兵,以大無畏的英勇頑強,前赴後繼,殊死拚殺,終於遏止了德軍的攻勢,贏得了極為寶貴的時間。
  這天,有68014人撤回英國。
  6月1日,天氣轉晴,德國空軍全力出動,英國空軍針鋒相對,幾乎傾囊而出,派出了所有能夠派出的飛機,從「噴火」式、「颶風」式單座戰鬥機、「無畏」式雙座戰鬥機到「哈德遜」轟炸機、雙翼「箭魚」魚雷機,甚至連偵察機都投入到敦刻爾克,但德軍戰鬥機出色地阻截了英機,有效掩護轟炸機的攻擊,德機雖被擊落23架,但擊沉了包括4艘滿載官兵的驅逐艦在內的31艘船隻,還重創11艘,這是英軍損失最慘重的一天!
  就在如此激烈的空中廝殺,炸彈、炮彈四下橫飛的險惡形勢下,素以沉著冷靜著稱的亞歷山大越發表現臨危不懼,在海灘上安了帆布躺椅,神態自若地坐在上面,平靜地注視著部隊秩序井然地登船,或是邊啃著蘋果,邊在海灘漫步,毫不在乎空中飛機呼嘯,地面炮火紛飛,他的這種鎮定泰然的氣勢極大影響了部隊情緒,有一名軍官就站在海灘上精心地修著鬍子,身邊的勤務兵還為他拿著鏡子;還有一個士兵竟然坐在船尾悠然垂釣,部隊洋溢著對德軍轟炸毫不在乎的蔑視。而那些堅守在陣地上的部隊,則在堅持戰鬥,一些奉命後撤登船的部隊也一邊還擊一邊後撤,一直戰鬥到登船那一時刻。全天,又有64429人得救。
  6月2日,由於德軍飛機的巨大威脅,同時考慮到英國空軍已經傾盡所有,為了保存足夠的空中力量在以後戰爭中使用,英軍被迫停止了白天的撤退,只利用夜間組織進行撤退。德國空軍因此失去了攻擊目標,只得改變攻擊目標,開始對巴黎進行大規模空襲,對敦刻爾克的攻擊將主要由地面部隊來完成。
  夜幕剛一降臨,由各種各樣船隻組成的艦隊就從英國起航了,午夜前,到達敦刻爾克,最後一批英國遠征軍從東堤登船。當撤退的行列稍有中斷,救援船隻上的水手就上岸去引導撤退,英軍「馬爾科姆」號驅逐艦派出的水手還吹起英格蘭特有的風笛,在到處是烈火的市區從廢墟中將掉隊人員召集起來,帶上驅逐艦。當晚,又撤出26256人。
  6月3日早晨,亞歷山大和坦南特一起巡視了海灘,對英國遠征軍全部撤退感到非常滿意,入夜後兩人率領著各自的參謀人員作為最後一批英軍登上驅逐艦撤回英國。當晚撤至英國的26175人絕大部分是法軍。
  6月4日九時四十分,德軍第18集團軍所屬的裝甲部隊衝入了敦刻爾克市區,海灘上擔負最後的後衛部隊約4萬法軍來不及撤離,全數被俘。
  當天還有26175名法軍官兵撤離敦刻爾克,滿載法軍的英軍「布卡裡」號驅逐艦是最後一艘撤離敦刻爾克的船隻。
  十四時二十三分,拉姆齊宣佈「發電機行動」結束。

(四)
  敦刻爾克大撤退,從5月26日至6月4日曆時九天,實際上是5月26日、6月2日和3日共三個晚上,5月27日至6月1日共五個全天,總共有338226人撤回英國,其中英軍約21.5萬人,法軍約9萬人,比利時軍約3.3萬人。但這些部隊撤離時將重裝備全部丟棄,帶回英國只不過隨身的步槍和數百挺機槍而已,在敦刻爾克的海灘上,英法聯軍共丟棄了1200門大炮、750門高射炮、500門反坦克炮、6.3萬輛汽車、7.5萬輛摩托車、700輛坦克、2.1萬挺機槍、6400支反坦克槍以及50萬噸軍需物資。
  在撤退中,英法聯軍有4萬餘人被俘,還有2.8萬餘人死傷,這些傷亡人員中,有的是在抗擊德軍進攻堅守至關重要的防線時戰死的,有的是在海灘等待上船時喪生在德軍空襲和炮火下,還有的是在海上隨著被德軍擊沉的船隻而葬身大海。
  英國共動員了861艘各型船隻投入撤退,有226艘英國船和17艘法國船被德軍擊沉。
  英國空軍為了掩護撤退,總共出動2739架次戰鬥機進行空中掩護,平均每天出動300架次,有力抗擊了德軍空襲,英軍損失飛機106架,英軍戰鬥機和地面高射炮火擊落德機約140架。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