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做了一個夢,本來想整理一下,把他弄成極短篇的,不過有些不合邏輯的地

方不好處理,實在很難處理,先對夢寫個草稿好了。


一開始的視點在一個男的身上,但是這個人並不是我,不過我還是先以我來描述

我正跟蹤著前面的人,這傢伙似乎是傳說中的兇惡殺手,而且有特殊的能力,

(可能類似JOJO裡面的替身能力,不過在這裡出現的都是身上有機械裝置)

我很擔心被發現,邊跟蹤邊等夥伴來支援,到了一個地下鐵,夥伴終於來了,

我就湊上前去,告訴他不要輕舉妄動,他卻說他正在等這一刻,我有點驚訝,

不過還是故作聲勢,質問他難道他以為自己能解決六個能力者嗎?

他回答很妙,他不是個兇手,他只是個數學家,總之,他的意思是

只要條件符合,沒有事情是不可能的,而他只負責算出達成的條件,不負責”做”,

他的剛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達成方程式,六個人、電車、周圍的人、我們站的位置、

都是式子的一部份,最後一個是我主動靠過去找他,現在條件(或是等式)都達成了

(解答是我們被解決掉、或是他的危機解決,而他所作的就是使式子滿足)

我一聽到就慌了,正打算警告大家時(或是正打算發動攻擊時),我發現我被一個

只有吸管粗的金屬管子貫穿,而且大家也在同一個時間被解決掉了...


變換到下個場景,真正的我不知為何,身在現場,正看著警察在現場忙碌,

(這裡有些不合邏輯的地方,出命案的電車是不可能開動的,而且裡面還有其他乘客)

可能是因為我也是個”能力者”之類的,所以會被吸引,特地靠過來看,不過我和這

六個人並沒有關係,這六個人可能是屬於某個都是”能力者”的組織,但我不是

忽然間有人發生驚呼,因為一個全身機械義肢的人攀在電車最後一節,我猜類似

縱火犯喜歡回到失火現場一樣的心理,他想回來看看自己的傑作,我回頭時非常

的驚駭,對我來說這傢伙是個很恐怖的存在,可能我很久很久之前和這傢伙交手

過,他給我的感覺像是某個電影裡會殺人的娃娃(好像叫洽吉?),他會像今天

這模樣,好像是我害的(不過一定是他攻擊我失敗...),總之我們四目相對

的那一刻,我的心臟好像被一隻大手緊緊的捏住,好像停止跳動一般,他的臉則

從本來的開心得意轉變成驚愕,我衝向窗邊努力打開車窗,他跟著迅速擊敗車窗

衝過來,臉部的肌肉因為張大嘴怒吼而抽搐(他大叫我在夢裡的名字,但是我不

記得了),就在他快衝到我身旁的那一瞬間,我終於把窗戶打開一個足夠把我塞

出去的縫,此時電車正好過橋,我迫不及待的往外翻身跳下去,為自己脫離魔爪

鬆了一口氣,然後啟動類似滑翔翼的東西(就像打開降落傘的那瞬間,身體會像

被忽然拉一下)我身體翻了一下,在那一瞬間,一根金屬管從我胸前猛然劃過!

原來是那傢伙在車窗對我發動攻擊,那種感覺很像恐怖片裡,主角已經逃到安全

處,剛坐下來休息,忽然背後的木板被刺穿,位置正好是剛剛站著時的心臟那樣


我在空中大口大口的喘氣,那傢伙在逐漸遠去的電車上發出憤怒的吼叫聲,我已

經沒有心思考慮那台車上剩下的旅客會變成什麼樣子了...


然後我就冒著冷汗醒來了。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rry
  • 該說是為了讓你醒來才會是死亡的下場嗎?
  • o_o 最後沒有死亡啊

    前半段才有掛掉

    谷得霖 於 2011/02/09 20: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