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部落和聯盟都提出了針對獵殺敵人的獎勵,在這種環境下,一個裝備和能力

都還不夠的薩滿要生存是越來越困難了,不過為了為部落盡一份心力,我還是出

發前進藏寶海灣尋找戰歌族所需要的補給(Warsong Supplies),當我坐在Ratchet

的碼頭等船時,旁邊跑來一個約37級的地精法師,雖然有點不安,不過至少這裡

是我們的領地,他沒辦法輕舉妄動,至少在我沒出手前,他坐下後很熱情的對我揮手,

我當然是也很熱情的揮回去,能不動手解決事情是最好的,看他專心的望著船來的

方向,我也轉過頭去期待著定期船的到來,心裡盤算著怎麼弄到其他短缺的東西,

我才剛陷入沉思,地精法師的哀號聲就打斷了我的思續,有個不死族盜賊出手了,

那個法師能在部落的領地打混,自然有一定的能力,他迅速的使出閃現術拉開距離,

並用冰霜新星還以顏色,法師緊緊皺著眉頭,看來剛剛給他的傷害很大,不過

盜賊也不好過,他腳被冰凍結住了,而法師嘴上喃喃的念著咒語,焦急的想脫離這個

困境,這時,他望向了不知所措的我...

”你現在不殺他,等船到了藏寶,就換你被他殺了”他瞪著我冷冷的丟下這句話,

法師的肩似乎震了一下,可是還是繼續念著咒,我握緊手上的鎚,卻不知道該不該出手,

一邊是素未謀面、又令人不快的不死族,卻又是部落的新盟友,另一邊則是一同等船

的友善地精,但他卻是部落的敵人,法師的火球出手,盜賊剛脫離困境,卻又遭受

重創,”該死的大笨牛!”,他怒吼著衝向法師,法師試圖拉開距離施放下個法術,

一個緩速圖騰和冰霜震擊讓那個法師陷入絕境,盜賊衝進他懷裡給了他致命一擊,

他放棄了反擊,他只是回頭望了我一眼,我永遠忘不了那個法師死前的眼神,

比所有禁忌咒文都冰冷,比傳說中的武器,要更銳利十倍,我無法動彈,

任由它刺進我的心...


盜賊似乎注意到我呆滯的眼神,他拍了我的腰,”第一次殺人?呵..早晚會習慣的”

他蹲下來開始啃食法師的屍體,鮮血從他的下巴滴落,令我感到一陣嘔心,這種可怕的

習慣實在很難令人喜歡不死族,我轉過頭去不想看這一幕,卻發現船已經靠近了,上面

依稀有著人影,這個距離我無法確定他的種族,但是它的座騎很明顯的告訴了我..

”是夜精靈!”我轉頭大喊,本來就躲在遠處不敢靠近碼頭的幾個獸人馬上逃的更遠,

可是盜賊似乎吃上癮了,完全沒有反應,今天的船似乎駛的比平常更快,示警無效,

我只好先自行跳進水裡,游到碼頭的木板底下,希望他早點發現靠近的危機...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ierykitten
  • 寫的好好喔~好像在看小說一樣,<br />
    完全融入到故事情節當中<br />
    或許是因為~你我都曾遭遇過相同的情景
  • tingtz
  • 寫得很棒喔^^
  • hinano666
  • 我是GOLDJADE~<br />
    <br />
    看完這篇文好傷心喔~原來你對不死族的印象居然是這樣,把我們寫的這麼殘忍,<br />
    真是太讓人傷心了,看得我眼淚都要流出來了。<br />
    <br />
    說到吃屍體,那是WOW對不死族的恨所產生的天賦。<br />
    夜妖死後天生跑得快?呔!我們也是夜妖的分支,為何靈魂體跑得不快?<br />
    牛頭天生血多、還可以踩地震暈人~多炫<br />
    那不死有什麼,水中閉氣較腸、吃屍體,在WOW裡這麼久,還沒哪個人邀我到大海<br />
    裡PK過,吃屍體,除了讓人覺得慘忍以外,有什麼多餘的好處,例如吃聖騎,可以<br />
    免費使用IMMUE十秒,吃盜賊可以暫時隱形十秒,這樣才炫啊~<br />
    不是只是蹲在地上吃臭掉的ALLY,但是一點好處也沒有,還被同盟的人覺得我們不<br />
    死很殘忍~~<br />
    <br />
    唉唉~<br />
    <br />
    PS:跳下船底後呢?居然就沒文了,好像在看布袋戲的感覺,緊張緊張刺激刺激,<br />
    預知詳情請看下一集的感覺
  • hitler
  • 大概要寫出三四段, 量才夠一篇吧? 所以我還沒貼, 先把下一段丟出來給<br />
    你看 @@<br />
    <br />
    <br />
    奔跑聲在碼頭上響起,接著是兵刃交擊的聲音,我著急的有點想上去幫<br />
    忙,可是我能幫得上忙嗎?擁有座騎就代表了實力的象徵,像我們這種初<br />
    出茅廬的冒險者,怎能抵抗一個身經百戰的戰士?還在猶豫不決,落水聲<br />
    從身後傳來,雖然知道不可能,可是我還是轉頭望過去,一個駭人的景象<br />
    映入眼中,盜賊的雙眼瞪的大大的,無言的控訴他的不甘心,我總覺得他<br />
    也在質疑我為什麼不戰而逃,那被擊落的下巴只剩一層皮連結著,恐怖的<br />
    模樣讓我的肌肉莫名的有被拉扯的感覺,他的屍體開始滲出鮮血,不知道<br />
    是他自身殘留的血液還是剛剛啃食的屍血,我閉上眼把從喉嚨湧出的嘔<br />
    心感忍住,等著頭頂上的夜精靈離開,剛剛才覺得時間過的如此之快,現<br />
    在卻覺得一分鐘有如一年般的難熬...
  • hinano666
  • 好精彩啊!繼續繼續。。。
  • hitler
  • 抱歉, 下一篇雖然也是蘊釀很久的拖搞之作, 可是不是你想要看的東西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