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內傳出一陣狼嚎,所有狼的動作都抬起頭來,我的臉頰可以感受到惡狼口中

呼出的熱氣,也許現在是最後的一線生機...但是我腦筋卻停留在思索剛剛的那一

聲狼嚎,為什麼?為什麼所有的狼都停下動作了?那隻狼有什麼特別的嗎?狼牙就在

我眼前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我竟然還在想著奇怪的事情,我猛然的弓起身體往一邊

滾去,惡狼竟然眼睜睜的看著我滾到一旁,跟我想像中的一陣惡鬥完全不同,讓我呆

了一下,我慢慢站起身來,狼群完全沒有繼續攻擊的意思,這時候森林裡又傳出一陣

狼嚎,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感覺目標幾乎就在眼前幾十公尺的樹叢裡,狼群幾乎是

一哄而散,我打了個冷顫,光是遠遠的叫一聲就能震懾狼群,而且速度幾乎不可思議

的快,雖然我們總是對不明虛實的強大敵人過多的猜測與評價,但是我直覺牠絕對比

我想像中的更有威脅性!

  面對森林深處勉強的擺出了架勢,但是我腦中竟然冒出跳崖逃生的蠢念頭,我搖

搖頭試著揮去這個念頭,身為一個騎士(好吧,我承認現在只是個劍士),總之不管

是劍士或是騎士,從懸崖摔死絕對不是個光榮的死法,但看著無力而抖動的槍尖,我

轉念一想,依我現在的情況,跟這隻”魔狼”搏鬥是絕對沒機會的,跳下去也許還有

活命的機會,但如果為了逃命跳下去摔死,傳回去一定是大笑話...

  拖著腳步緩緩往崖邊移動,我不斷告訴自己,先看看下面的情況,再看看那傢伙

到底有沒有勝算,但是當我看到森林那閃爍的雙眼時,我發現牠只要一衝出來,我大

概雙腳就軟掉了,我也顧不得什麼光榮戰死了,軟腳被狼吃掉絕對不會是一種榮譽!

我轉頭拖著腳就是往懸崖邊衝,身後傳來樹叢撥動的聲音,”牠動了”我的心臟感覺

被勒緊了一般。

  

雖然在空中的時間只有短短幾秒,不過我還是想起當年在普城看到火災時的一席話

「會從那邊跳下來的都是蠢蛋。」

『怎麼說?』

「跳下來幾乎不可能活著的,但是只要冷靜的待在那邊,不就可以等到救援嗎?」

『當你身在火災現場時,你的判斷絕對不可能冷靜。』

「我不覺得火災會嚇得我失去判斷能力。」


  「我是個蠢蛋....。」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