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戰帥,軍團士兵野狼求見!」

『請他進來。』未等野狼站定,索爾就問道『阿拉希盆地的狀況怎麼樣了?』

「不太妙,戰帥閣下。」

『敵人的指揮官是誰?』

「是人皇.亞拉岡,戰帥閣下。」

『又是他?』索爾坐回上座,陷入深思,周圍隨即議論紛紛

「我們剛剛也遇上了亞拉岡,還好有命回來,你們剛剛跟誰打?」
「伐木那邊有個人一刀劈了我們小隊的先鋒,我連變羊都不敢唱,就跳崖了。」
「那不就是亞拉岡嘛。」「肯定是亞拉岡。」
「我聽說如花他們在鐵匠舖也遇上亞拉岡。」
「如花是赤界部族的大將,怎會丟了鐵匠?」「我敢打賭布魯也出陣了。」
「東亞拉岡,西亞拉岡,前亞拉岡,後亞拉岡,這亞拉岡是會分身不成!」
「他不但會分身,還會魔化金身,而且跳砍必定發動致命一擊!」

……

「部落都是些廢物嗎?上戰場一點士氣也沒有!」門外的吵鬧聲打斷了索爾的沉思

『誰在外邊大吼?』

「報告戰帥,應該是百夫長鐵心。」

「八成交戰五分鐘隊列就亂了吧。」泡麵魚漫不經心的說了這句話

『自家人不要互相鬥嘴吵架!』戰帥一句話罵了兩個人,旁邊一個牛薩趕緊想跑出去控制外面的吵鬧,卻跟著一個牛德撞了個滿懷

「報報告戰帥!卡力卡力氏族的的血」衝進來的牛德還在回氣就急著報告

『不要慌!什麼事情急成這樣?卡力氏族的血

卡力氏族的雪狐中將戰死!」牛爸爸把憋在肚子裡的話一口氣吐出來後,頹然倒地,背上露出長長一道口子,鮮血染紅了整片毯子,眾人嘩然

丫梅趕緊撲上去觀察傷勢「已經斷氣了。」她把牛爸爸手中的染血的布打開

「Earth Quake的軍徽是亞拉岡幹的。」野狼瞧了那塊布一眼,下了定論

『這人皇不除,我們部落在阿拉希盆地永遠沒法立足。』索爾歎道

「戰帥閣下,血衛谷得霖有一計獻上。」一個盜賊陰森森的從眾人間閃出

『說。』

「部落眼下兵力眾多,但是主動出擊卻屢嘗敗績,我建議不如化整為零,騷擾所有聯盟的交通要道,亞拉岡一旦帶兵來救就馬上撤離,讓他疲於奔命,還有在黑石山門口突襲跟黑鐵矮人交戰的聯盟軍隊,這樣他們的後勤必然捉襟見肘,勝利即可手到擒來。」谷得霖說得激動,不禁握緊腰際的克羅之刃,四周開始交頭接耳

戰帥舉手示意眾人安靜『很好,但是我們不能採用,』他環顧四周接著說『希利蘇斯的威脅與日俱增,總有一天,我們得停止敵視聯盟,合作對抗更大的威脅。』

『所以,我們不能做得太絕。』

 

----------

 

「去他的不能做得太絕,」谷得霖在帳篷內啐了一口口水「我們氏族現在有幾個將官?」

「谷爺,一個督軍,兩個將軍,四個三個中將,」士官趕緊補充「不過下周應該會升一個將軍和一個中將。」

「通通叫過來,包括可能會升上去的。」

「但是谷爺您是血衛士要請這些將軍過來」士官小聲的說

「我說叫就叫!囉嗦這麼多作什麼!我只是官運不好而已,他們幾梯的!我幾梯的!你又幾梯的!!」谷得霖拍桌大罵

「是、是。」不知名的士官急忙退出帳篷

「等一下,順便把致命遺族的穆傑爾也找來。」

「他若問說是什麼事的話」士官的頭探了進來

「你還想升資深士官嗎?」艾斯卡達爾的左爪在桌上抓出四條爪痕

「是是是,就說谷爺有要事相商。」士官的頭趕緊抽出去

「索爾不想做,我們就自己來三個月內,」谷得霖拿出指甲刀開始修整艾斯卡達爾的左爪,「我要Earth Quake……從艾澤拉斯消失。」

「雪.債.血.還。」這個晚上,從谷得霖帳篷裡走出的將官每個都唸著這句口號


--
     <聽說現在流行番外篇>

谷爺谷爺~EQ的會長小主是正妹耶!
『此話當真?』

可是探子回報已經死會了
『照原定計劃進行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k
  • 熊熊想到google"牛爸爸"
    想不到一出場就噴了,你也太狠了吧
  • 靠...四年前就發的文章你難道沒看過?!
    你當年早就被我賜死啦!!

    谷得霖 於 2011/08/21 08: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