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看燒杯裡的毒性物質,已經少了十毫升了,我感覺到意識開始有點模糊,我又喝了一口水,估計前後大概喝了有一百七十毫升了。

我根據蒸發的毒物體積和這間房間大概的容積推算,現在空氣裡面毒物濃度已經到了7.5%,而我待在裡面已經三個小時多了,再少個十毫升,就會超過致死量。

當我算到這裡的時候,我才忽然醒悟過來,其實我是不想死的,多虧了平常在讀的理化與數學的功勞,不然可能就這樣渾渾噩噩的死去了呢。”

「這根本是讀書讀到瘋了吧,都快死掉了,還在腦袋裡計算空氣濃度和致死量!」

啪的一聲,我把隨手抄起來的一本勸人不要自殺的小冊子丟到牆角,架子上還有許多善心人士捐款助印的勸世故事。

「啊啊啊啊,煩死了啊!根本讀不下書嘛~」

我抱著頭在地上打滾。

國三的暑假,因為圖書館人滿為患,所以我跑到家裡是寺廟的同學家裡讀書,雖然很安靜,但是我依然沒辦法靜下心來讀書。

「唉~你就不用讀書考試,只要繼承家裡的事業就好了。」

我望向在房間一角畫著奇怪圖案的同學,他很安靜,個子又很小,讓我覺得有點像縮在角落的精靈。

他默不作聲,把他畫的奇怪面具遞了一個給我。

「這什麼鬼?」

『無面狗面具。』

「無面狗?沒有臉的狗?」

『面無表情之意。』

我從同學手中把面具接過來,上面呆滯的神情看起來的確是面無表情,只是這個直徑約半米寬的面具,怎麼看也不像狗...

同學見我端詳半天,絲毫沒有戴上去的意思,便說道:

『戴上無面狗面具,可以平靜心情。』

「啊啊~不用了,謝謝。」

我用僵硬的笑聲婉拒了他的好意,並把面具遞還給他,但是他並沒有接回去,只是用堅毅的眼神望著我。

(不會真的要我把他戴上吧,這個奇怪的面具…)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屋頂忽然傳來重物碰撞的聲音。

「啊,我去看一下。」

說完以後,我隨即轉身打算離開,不過他卻拉住了我的衣角,往相反方向指了指,那邊有一個通往氣窗的梯子。

(不、不會吧...真的要我爬上去啊?)

<中略>

會看到外星人。

<後略>

這是10月9日下午睡午覺的夢。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