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做了比較怪的夢,一時不知道怎麼寫的比較有條理,所以就拖了幾天,也忘記哪天

做的夢了,不然我習慣把日期壓在做夢的那一天。


我站在樓梯的最高層看著一個有翅膀的怪物,怪物似乎發現了我的存在而轉身降落下來,

我注意到他擁有兩個頭。


『這就是你的成果?』我問道

「是啊,兩萬人... 不滿意的我就直接把他的頭抓爆!」怪物得意說道。

「我可是被挑選出來的人!」另一顆比較像人臉的頭怪叫著,我一拳狠狠的打下去。

「怎麼可能... 我是萬中選一的...!」我又賞了他一拳,他滿嘴都是血。


* * * * * *


「這就是...你的能力。」

眼前的年輕男人對著鏡子捧著臉,一副不可思議的說道,不過他並沒有高興的太久,他

的臉忽然迅速的老化變醜。

他就是被那怪物同化的男人,我把他拉了出來,重塑他的肉體,我並不是特意想幫他,

只是不爽那個怪物的自爽嘴臉,但是他不配擁有我創造的完美肉體,所以我施了點小手

段。

(完美的肉體...只有她才配得上...只有她)

男人對於鏡子裡迅速失去的完美肉體絕望的哀號,就像望著裝滿千萬現金的手提箱從尼

加瓜拉瀑布直衝而下。

『你會繼續老下去唷,也許你的研究可以解除你的困境?』我促狹著說道

「你...」男子憤恨的望向我,然後馬上衝了出去。


* * * * * *


被開啟的玻璃櫥窗裡散亂著許多玻璃罐,裝著看似相當珍貴乳白色液體,不過都所剩無

幾,玻璃櫥窗的旁紅色警示燈不停閃爍,許多穿著厚重裝備的部隊從旁邊快步通過,他

們的目標是頂樓的大型直昇機,不過當他們到達時,他們只看到直昇機的身影在遠處的

空中逐漸消失。

整個過程是無聲的,不過我看的出來,士兵們嘴裡似乎在大喊著:

「教授逃跑了!快!」


* * * * * *


我的視角骤然切到那個被稱為教授的男子身上。

我從大型直昇機上跳下來,衝進家裡隨便拿了些東西,直奔自己的後院,拉出了一台只

有旋翼和骨架的一人座克難直昇機。

「沒想到當年的興趣竟然派上用場。」我苦笑著說。

我坐了上去,拉了兩下馬達,朝著遠處的大型施工區域飛去。


* * * * * *


直昇機在工地中間的空地降落,兩個看來似工頭與監工的人奔了過來,一臉訝異的看著

我-未來的研究中心院長。

「院長好。」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對他們點頭示意,走向其他工人,工人紛紛停下手邊工作叫院長好,雖然我並不是什

麼院長,不過大家心裡都知道這個研究中心蓋好之後,一定是屬於我的,所以在非公開

的場合,他們都直皆稱呼我為院長。

『你們現在全部停止工作!全部跳下水去玩水!』

工人對於我的命令感到相當困惑,我不得不大聲重覆一次,當幾個人開始移動,而第一

個工人跳進水裡之後,其他的人動作也加快了起來,反正他們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在

這炎熱的夏天,能暫時拋開工作,泡個清涼的河水也是好的。

我招來兩個比較熟悉的員工,他們的肌肉健壯、皮膚黝黑,對他們說道。

『等下有很多軍人跑向你們的時候,你們就潛到水裡,然後把這套衣服放在河底。』

「教授,那你呢?」我們的交情並不需要拍馬屁,所以他們依然稱我為教授。

『不用管我。』


<全夢完>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