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出了小車禍。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右邊人行道上一堆人穿著黑色T-shirt,腦筋裡第一個想到的念

頭是黑道,不過定神一看,那四五個人似乎以阿桑跟太太為主,就這麼分神一下,當我發

現正前方也有一個啤酒肚的黑衣男時,已經來不及煞車了,而且左邊剛好有台汽車擋著,

所以我也沒辦法大動作閃避,所以我在盡可能的範圍裡稍微的扭轉了車頭,似乎從黑衣男

旁邊擦了過去,然後就失去平衡倒了下來,旁邊的汽車馬上停下來,看看出了什麼事,而

那個黑衣男除了檳榔掉地上之外,看起來一點事也沒有,他的第一句話是:

 「啊哩係謀跨丟郎係某!」(啊你是沒看到人喔!)

 當我慢慢爬起來,在確認自己身上傷的怎樣的時候,那個黑衣男又說了一次:

 「啊哩係謀跨丟郎係某!」

 老實說我心裡不太爽,雖然撞到他(應該也沒有撞到,只是讓他嚇的把檳榔掉一地)是

我的錯,但是這種時候第一個該關心的是雙方的傷勢吧?而他卻只顧著開罵,反正汽車司

機問黑衣男有沒有怎樣時,黑衣男回答說謀歹誌,所以當我確認只有幾處擦傷後,我就趕

緊把車子拉起來離開現場了,對方的態度不佳,附近疑似一起的人數眾多,馬路對面又正

是喪家,夾纏下去恐怕很麻煩。

 騎回家的路上,我一邊幹在心裡,一邊覺得今天真衰,雖然騎車本來就不該分心,但是

偏偏好死不死遇到一個全身上下穿得跟柏油一樣黑的傢伙站在馬路上等紅綠燈,而且頭還

車來的反方向看,然後還單方面被全身沒事的人叫罵...臺灣的行人幾近無敵啊(嘆)



 今日,四肢酸痛中。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ire-king
  • 原來台北也有這種人,我以為只有鄉下地方才有
    沒記錯的話,台北不也是會抓行人違規。
  • hinano666
  • 幸好你年輕,應該會很快恢復吧~
  • 是啊 恢復的差不多了 現在只剩淡淡的疤痕

    谷得霖 於 2008/11/15 18:37 回覆

  • angellink
  • 唉一 一

    我媽也是車禍
    對方[身為一個大學教授]
    結果就是官司進行到現在快一年了
    改天再寫吧...想到這個就煩心
    有時候,就算你沒有違規
    可是對方告了,你就是被告
  • 所以雖然他看起來沒事, 而且我是綠燈, 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還是馬上就跑了

    谷得霖 於 2008/11/15 18:39 回覆

  • 水水
  • 安安

    哈囉~!~我是水水~你的部落格好豐富唷~^^ 來幫你灌一下水~~記得也來我的部落格逛逛呀~彼此互相交流哦~!
  • soso啦...但是我比較不喜歡無名 XD

    谷得霖 於 2008/11/15 18: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