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我都會把日期壓在開始寫的那一天,不過最近積稿一堆,用動筆時間當文章日期

的話,怕會有新發的文章反而插到前面的問題,所以從這篇開始應該都會改用發表時間>


 三月二十二日,這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不過因為等會下哨以後就放假了,所以

我的心情相當不錯,即使等會來接哨的人經常拖哨也不以為意。

 七點半,警衛室裡的電話響起,果然是來接哨的人打來的,不過等到交接時間要過了

才打來,也實在太遲了吧~算了,反正再慢最多不過半個小時,等等就要放假了,也不

以為意,不過十幾分鐘後,他手裡提著東西出現在我視線時,我就知道有麻煩了,他又

幫我買早餐了。

 身為後輩,自然不好意思早餐拎了就走,只得乖乖待在警衛室吃早餐,有一搭沒一搭

的隨口接話,好不容易吃完了,事情也交接完了,我戴上安全帽,把筆電和包包上手時

,他隨口問道,那你放假都在幹嘛啊?心想,如果回他都宅在家打電腦,肯定又會囉嗦

一大堆,就說上周有朋友從嘉義上來找工作,就陪他去逛夜市啊,今天可能還會出去吃

飯,沒想到這句話一回,就沒完沒了了…

「那他要住哪?」

『先住親戚家,好像打算找個五六千的套房吧。』

「五六千的套房?」

老大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樣,肯定是要嗆說台北沒那種價位套房,所以我趕緊回他。

『台北縣的啦,新店或三重吧。』

「住到新店去,那他到時候上班…」

老實說,我總覺得他很愛反駁別人的意見,或是從裡面挑毛病,所以當他提出太遠時,

我又馬上擊退了他

『他工作的地方在景美啦,還好。』

老大再度新闢戰場

「已經找到工作了喔,薪水一個月多少?」

『一天一千多吧。』

「點工就是了,點工很不好啊…(下略三百字該老大對日薪的意見)」

『還好啦,那老闆做那個什麼的,而且關係不錯,工作不少啊,他自己六日都還出去做

 ,而且他說來學東西,到時候可以回嘉義自己做。』

我自認這個回應還算上得了檯面,但是對付老大,我不但一開始就錯了,這步更是大錯

特錯,他的反擊以開天闢地之勢排山倒海而來,在這裡,我先告訴你們一個重要的時間

,八點十六分,這是我戴上安全帽開始回答他問題的時間。

「自己做?學到技術有什麼用,你知道出來做要靠什麼?」

「對,就是關係,沒有關係,有技術有什麼用!」

接下來,他開始告訴我,一個有接社區清潔工作的公司,它們的成本大概怎麼算,然後

有多少是利潤,要怎麼爭取續約(給回扣),社區總幹事在這裡抽的成有多少,目的只

是告訴我關係很重要,雖然我很清楚這社會”關係”的重要性,不過他顯然意猶未盡,

再度舉了一個他軍中的例子,不過因為我開始左耳進,右耳出了,所以細節不大清楚,

大意似乎是說某小兵受某長官照顧,退伍後才知道那個小兵是某建設公司小開,然後開

始說一個工地開工後要請人顧門,還要請雜工,一天可以抽多少,一個月下來就多少,

然後一年下來出人的工作又要給某某人多少回扣,種種利潤環環相扣,然後下個結論,

這是個利字當頭的社會。不要以為這樣就完了,接下來他提到了日本人的技術和管理,

又提到台灣人的取巧和變通(我跟日本工程師做過,這我也略知一二啊),然後又提到

他某朋友學會開捷運的潛盾機,一天賺上萬的,但是那是只是基本的技術,日本人又掌

握另一半的技術和管理在手上,你學會了出來亂教他也不怕你。這還沒完,他又提到他

的某工地有台吊車值好幾億,大樓開挖做地基,吊個施工用的壁就要拆拆裝裝,請來吊

一次工錢就是百萬計,整個大樓有好幾個一百萬,做一次就是上億的,這樣做沒幾個工

地那個吊車錢就回來了…他的話題一個接著一個,簡直是沒完沒了,要不是我媽想要我

載他去拜拜,打了通電話問我怎麼還沒到家(平常這個時候我早就到家了),也許他可

以講到十點。

 如果是在上班時間,或是在下班後二十分鐘之內,我會把它當成前輩好心的經驗分享

雜談,不過當我戴上全罩安全帽然後提起背包、筆電和外套,站了一個多小時,且前後

變換站姿不下十次,還在寒冷的早春流了滿頭汗的情況下,對方依然長篇大論滔滔不絕

的時候,我也只能把這個當成是說教了。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