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這是大約兩個月前做的夢,不過因為蠻有趣的,只是各個場景間跳得太快,也缺

乏背景,所以我補充了一些設定和背景,然後歸類到設定裡面,因為中間斷斷續續的寫一

點寫一點,最近有點懶得完整的寫到完了,打算先丟出來,以後有心再修好了。


 科技程度大約是十九世紀工業革命後數十年,蒸氣動力是成熟的科技,但是已經有體積

龐大的電子產品開始誕生,由於貧富差距過大導致的社會不安定與治安敗壞,掌握各地的

政治實力的權貴們生活在豪華的武裝列車上,甚至是武裝列車所環繞的城塞內,由於長期

訓練與培養一隻私人軍隊的開銷相當龐大,所以傭兵團與警衛公司等獨立武力應運而生。

 其中,“神武”是一個由軍火公司為基礎發展出來的龐大集團,藉著所生產的優良兵器

及因為販賣兵器而建立的政經關係,衍生出了護衛、物流、交通等服務,甚至有傳聞連間

諜活動、暗殺綁架等地下工作也有參與,神武集團以各勢力間的矛盾與競爭為契機,快速

的擴張發展,最終脫離了權貴的掌握,成長為跨區域的龐大軍事勢力,對此情況感到不安

的權貴與對公司私下作為不滿的人民,開始資助或是投入破壞與反抗組織…


 但是因為各方面實力不足或是缺乏強力領導者等因素,大部份的組織都被瓦解殲滅,因

此部份組織開始進行聯盟合作—聯合反抗陣線就此成立。


 而針對聯合反抗陣線的成立,神武公司採取了各種措施做為反制,如提供待遇優渥的工

作吸引陣線成員投靠及高價購買情報,或是發放大量救濟與醫療物資,強化治安維持與公

共建設以改善公司民間形象,缺乏互信而臨時組成的脆弱聯盟遂輕易的被瓦解。


「喂、喂,最近反抗組織跑來加入或是販賣情報的傢伙越來越多了呢。」

「是啊,前陣子他們搞了個聯合陣線,讓總公司大為緊張,沒想到這麼不中用~」

兩個持著槍械的警衛高聲談論著,揶揄諷刺之意表露無遺。

「你看看,這一整群全是聯合反抗陣線的呢。」

「我想應該叫聯合投降陣線吧!」

「哈哈哈~」

因為事情進展過於順利,使得部份警衛肆無忌憚羞辱著這批背叛者,即使有些人氣得馬上

轉頭離開,警衛們依舊不停的高聲談笑,不過,在一小批人離開之後,有個眼尖的警衛注

意了人群中有個年輕的女性。

「呦,小妞,你也是解放陣線的嗎?」

「喔,可以幫忙解放我的下半身嗎?」

「你也想進神武工作嗎?可是神武並沒有經營娼館呢。」

「哈哈哈哈,也許可以從她開始喔,希望能給我們個員工價呢。」

 警衛毫不留情的用下流的言語羞辱著對方,不過對方不但不為所動,她的回答還讓警衛

吃了一驚。

『我是”朱雀”首領的妹妹(暫定),如果你們的長官知道你們把這麼重要的客人給趕走

了,我想可能會相當生氣。』

”朱雀”是一個堅持武鬥路線的反抗組織,成員對於神武多半具有深仇大恨,雖然缺乏權

貴的暗中支持,但是成果斐然,對於聯合反抗陣線一事也不屑一顧,所以”朱雀”的成員

背叛格外令人注目,而且竟然還是首領的妹妹,周圍所有的人馬上議論紛紛。

 但是態度高傲的警衛對於被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小丫頭將了一軍這件事似乎相當生氣,

馬上圍了過去。

「朱雀都是些死硬派,怎麼可能跑來投誠,還說是首領的妹妹,我看妳是胡謅的吧!」

「一定是假冒的,你不會以為冒了朱雀的名字,就可以自抬身價吧?」

少女沒有回答,只是以一副高傲神情冷笑著,但是這個反應使得警衛更為光火。

「死丫頭,妳是來幹嘛的?」

「不老實回答的話,管妳是朱雀還是烏龜的妹妹,我馬上就把妳給轟出去!」

『這些你們這種層級的人沒有知道的必要。』

「死丫頭,還嘴硬!」

「先把她關起來好了,再慢慢的審問…嘿」

警衛們抽出了腰際間的電擊槍,逐漸朝少女逼進。

『住手!』


 ※  ※  ※  ※  ※  ※  ※  ※  ※  ※  ※  ※ 


「約定好了唷,一定要做出第一流的火車,一起。」
「嗯。」

 * * * * * *

「據說新來的技師蠻在行的,就是你嗎?」
「這麼小年紀,沒問題吧?」
「別讓我們失望囉。」

 * * * * * *

少年在嶄新的列車內無神地走著,彷彿陷入了回憶的時空隧道,最後,他在202號房間門

口停了下來,但是奇怪的是鑰匙並無法轉動,他抽出了鑰匙仔細檢視,發現上面的號碼

並不是202。

 * * * * * *

「欸?那個投靠過來的年輕技師…不是分配到202號房嗎?」

『是啊,怎了?』

「那怎麼這邊還有一把202號房的鑰匙?」

『怎麼可能?……糟了!』


幾乎與櫃檯同時,204號房也發出了驚呼聲,不過這個驚呼聲只有喊出一半就被強迫中斷

了,因為他馬上被撲倒在地上,被一把匕首抵著喉嚨。

『老實的回答我的問題,不準說謊,我可以從你的心跳與反應知道你有沒有說謊,如果你騙

了我,你的喉嚨就會多一個可以呼吸的洞。』


 ※  ※  ※  ※  ※  ※  ※  ※  ※  ※  ※  ※ 


第一大段當然是高官出來喊住手了,第二之一段是兩個少年的約定的回憶,第二之二段是

少年為了必要的零件及接觸更多的火車頭,而投靠某反抗組織的回憶,第二之三段是少年

現在因故投靠了神武,而在接受招待的列車內走動,並且因為拿錯鑰匙,進入了第一段出

現過的少女所在的車廂,第二之四段就是進入車廂之後的事了,根據輕少說慣例,少年在

此看到少女的裸體是歷史之必然,然後會遭到甜蜜的痛打,不過這段估計會花很長一段時

間處理,第二段各小段還要花時間做描述和閱讀性的修改,所以就先丟出來,會不會繼續

補完...就不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