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到新駐點也一個月了,除了老問題,認臉這檔事之外,大致上工作都有個底了,先

解釋一下為什麼會調到新駐點吧,因為有個別的地方調來的保全出了個包,所以就上頭

就把我這個菜鳥跟他交換啦。

 新駐點是個商業大樓,外觀看起來是一棟,但是裡面被切成了兩半,對面是別間公司

的保全在顧,我們顧的這半就有五個警衛,相對於警衛數量的龐大,大官數量也很龐大

,光董事長就有五個,還有總經理、執行長等等,所以日班隨時都在注意監視器或是車

道的狀況,公務車或是大官一出現在視線,馬上就呼對講機提高警覺,先把電梯按到位

等等,尤其是某個最大尾的董事長更是有如一級戰備,據說那個跟我交換的保全就是因

為”大董”回來的時候,沒有站出去執行交管,還窩在崗亭裡面發呆,就被要求換掉了,

不過反過來說,當那些大官和樓管幹部不在時,也就是我們輕鬆的時刻了,可以說除了

上班時間,假日班和夜班都是打混等領錢。


 前天我是上夜班,說實在的還蠻爽的,只要注意監視器上有沒有異常,定時去巡樓就

好,動畫看著看著就天亮了,一天的薪水就這樣到手,不像白天班若分心個六秒,大官

的公務車可能就停在你面前,因為車子被車道柵欄檔著而準備把你釘到天花板上,不過

這天的夜班是個例外…

 大概晚上十點半左右吧,我下樓開始查車(把晚上留在大樓地下停車場過夜的車輛都

登記起來),從地下一樓查到地下三樓,看到一台藍色小卡車和三個人在收東西,但是

當我查完地下三樓的時候,只剩下一地已經收拾差不多的東西和那台車,無線電隨即呼

叫我上去支援,說道有人昏倒了,上去後才知道原來那些工人在收工時感覺頭暈不適,

上來休息結果就暈倒了,還打了一一九叫救護車,沒多久兩台救護車就陸續到了,比較

慢那台還開過頭跑到下一條巷子,因為這邊門牌實在跳很大(據說大樓有付錢給政府,

雖然號碼還是有由小到大,但是因為挑過的關係,號碼跳很大,事實如何不詳),還來

了一台消防車,大概是以為有什麼有毒氣體外洩吧?或是消防車上裝備比較多,為了避

免有什麼突發狀況所以一起出動了吧?救護車後腳剛走,警察的前腳跟著就到,兩台警

察的摩托車殺過來問東問西,沒多久又來一台警車和兩台摩托車,六個警察為了兩個暈

倒的工人聚在這邊,台北國果然是警察密度最高的地方。

 警察再多也無妨,反正全部交給唯一無事生還的當事人暨老闆回答問題就好(謝天謝

地,這種小工程行最強最耐操的就是老闆),但是警察才來沒多久,大樓的警報器就開

始鬼叫,查了亮燈地點的排煙機卻什麼事都沒有,按下復歸按鈕,五分鐘後又再度響起

警報,這樣折騰了幾次,大樓的機電決定先把聲音關掉裝死,下周一再來查問題,事情

到這裡就結束了嗎?不,連TVBS的記者都跑來了,大概以為是發生什麼意外事故了吧

,聽到只是工人太累昏倒似乎還有點不大相信的樣子,估計要發生個瓦斯漏氣工人休克

之類的她才會滿意吧?後來還有個勞工安全的先生打電話來說過來現場看看,半夜一點

還跑過來,也真辛苦他了,看來公家飯也不是每碗都很容易吃的,又想起前幾天剛上班

就遇到地下一樓水管破裂,地上流的滿地都是水,這幾天還真是倒楣啊。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