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好奇在Google上打自己的名字,查看看會出現什麼,結果出現的多半是別人的榜單與成績,還有社團的社員名單,前陣子工作時無聊會忽然想起一些同學,抱著也許他
們也會像我這樣無聊在網路上搜尋自己名字的念頭,然後便把想起來的事情一件件寫下來了,也許他們會看到,也許不會,不過,至少我曾經想到他們,想到這件事。
                                                                               
 如果你曾就讀過明湖國中、明湖國小、內湖高工、大漢技術學院,而且你認識我,並想跟我連絡或敘舊的話,請在留言板上留言,謝謝。 :)

 

陳惟芬:其實和她的交集不多,估計對我的印象也是怪咖吧,而且感覺她蠻討厭我的,會想到她是因為Google呂老師時,出現了一篇提到東湖的Blog,發現裡面的街道照片非常熟悉(廢話,東湖嘛),還出現三張熟面孔,雖然這個抽屜沒有什麼特殊東西,不過得來不易的回憶之鑰還是要好好記錄起來。*2

蔡雅婷:是跟著陳惟芬的這把鑰匙一起挖出來的回憶,沒想到她們是死黨,不對,應該是知道但是因為沒有什麼交集所以不在意吧,她的臉有點方,所以我馬上就從那篇Blog認出來了,我當年應該有拿過她的臉型開過玩笑,現在想想還挺混蛋的,這種事應該蠻傷人的,真的是死小孩,也難怪陳會討厭我(攤手),她好像做過班級幹部,還有就是記得成績不錯,可惜這名字算菜市場名,沒辦法Google到她的現況。*2

林立夫:你大膽亮鳥的雄風常在我心,當時聽說你畢業後要讀中正預校不知道現在過的怎麼樣了    

曾仁傑:當年你大手筆的買各式各樣的動漫物品,像是三千多的懷錶,令當時的我咋舌,還有我們下課時糾纏數十分鐘的記憶,至今依然印象深刻,對了,我記得你有個綽號叫鳥伯,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給你起的,而且為什麼起這個我也忘了(汗)

徐嵐瑄:只記得妳的當年綽號叫奶媽,是外向開朗的大姐,好幾年前最後一次在家附近巧遇,不過之後就再也沒遇見妳了 ,不知道為什麼會特別想到

陳建豪:真是對不起,國小時把你寄我這的小白鼠養死了,還有,我真的覺得小白鼠叫建國蠻俗的
我好像跟幾個同學在你家的和室下過圍棋,我好像有一點點基礎(不知道哪來的),所以占了上風,但跟誰下的就不記得了,可惜當年沒有棋靈王,不然也許我會活得更有自信一點?*2

王嘉惠:妳真的很漂亮,而且還留著一頭長髮,記得高職時我們有機會搭同一班公車,有時我會特別早起坐七點左右的公車,因為有機會和妳同一班公車,不過我也沒那個自信追妳,所以大部份時候我選擇了貪睡,沒想到後來你還上了電視,聽說演藝圈複雜,希望你發展平穩順利囉。

張耕碩:聽說你搬了幾次家,不知道你的上千本漫畫是不是都還在,我放你家的超任還能玩嗎?哈哈,不知道你現在綽號是啥,不過我會一直叫你碩頭的~

劉維洋:我還記得你請很多同學到你家過生日,那時候看到你家住別墅,房子那麼大真好(偷打電動時家人若突然回來,可以反應的時間超過十幾秒!),還有一口氣叫了一堆批薩和可樂,一餐花上千對國小的我來說好奢侈,所以我那時真的覺得你家好有錢

石彥駿:我永遠記得你告訴我那個弄壞我磁碟機的同學轉學到雲南去了,還有你應該負責的兩仟元修理費

吳小芬:雖然我寄給妳的信第一句總是道歉,不過這邊我還是想要跟妳再道一次歉,畢竟我們倆個的信件往來是從我這邊開始斷的,話說我手上其實還有一封信,只是我不敢寄了,也不敢開來看當初寫了什麼 XD

孫宗德: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們倆個出去玩,挖到一些貝類化石的事,當我知道自然科學老師因此加你分時,我好懊悔自己沒拿一個去給老師看,可是我又不喜歡有樣學樣,這不是嫉妒啦,分數總是越高越好嘛~

 

廖偉登:真不知道我們倆當年一些不大入流的鬼點子是哪裡來的,哈哈,我不確定是不是跟你一起搞的,不過你的名字的確讓我想到硬幣象棋、紙上遊戲、棋藝比賽等等的事情。

徐英哲(高職):之前跟你吃飯,沒想到你已經買車了,不過你還是一臉痞子樣,然後把”幹”當做開頭、結尾、語助詞的習慣依然不改...註明高職的原因是,當兵時有個學長也叫徐英哲,所以特別加註高中以資分辨,對了,他還說你一定跟他一樣是個帥哥(默)*1

張吉宏:能看到高職同學實在蠻開心的,不過沒想到你還在唸書,蠻意外的,如果那天吃飯黑龍大有來就好囉*1

張以勤:奸商!雖然這只是個綽號,不過你靠那個賺了台當時最頂級的Rentium Pro真的很屌,還有你的E-mail信箱叫CD Empire也很炫啊(大笑)

王植鋒:真希望你幫我裝好那台電腦(哈),因為我實在懶得動它...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借我的硬碟,以後當廠長記得雇用我啊(笑)
沒想到我們做那麼多年同班同學,連兩次教育召集都會在同一個連,還真的是很有緣啊…*2

王韋傑:好久沒連絡了,你家門口就是捷運出口,真好

賴聖文:都退伍了,別再封鎖我啦,我沒做錯什麼事啊

老師的部份(皆為2010年10月23日新增):

國小老師

李財福老師:應該是五六年級的導師吧?我記得有次新發下來的作業簿還是連絡簿,我心血來潮的把老師名字改成同音字(好像是理柴浮?),我忘記是交之前忘記改回來還是故意這樣交上去,總之好像被怒斥了一頓,還有一件事就是大隊接力時,因為我不想參加,但是老師還是把我排進去,所以體育課的練習賽我接到棒子以後,我是用走,直到有一個體育很棒的女同學衝過來把我的棒子搶走,然後我就被老師打了一巴掌,不過現在也想不太起來細節就是了,大概是哭了吧,後來到底有沒有被移出名單也不記得了,不過那麼小就會有這種”我說過不想跑就不會跑”的恐怖執念也挺特別的…最遺憾的是據說有一次(也是我所知最後一次)國小同學會來了不少同學,李老師也有去,但是我因為細故錯過了,現在好像在三重的國小做教務主任的樣子。

國中老師

黃士蔚老師:記得黃老師好像是教國文的(遮臉),唯一有印象的是她要離開明湖國中時,跟我說她要去永春高中,還鼓勵我考永春過去找她(以我的程度來說有點難度),
很遺憾的是我名落泰山,辜負了她的期望…現在查她似乎在麗山高中就是了。

呂淑寶老師:國中一年級的導師與國文老師,要幾乎一字不漏的背註釋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還好我已經忘記有多痛苦了(遮臉),不過考試沒考好被狂打這件倒是沒有忘,印象最深的回憶大概就是在心裡數著等等會被打幾下,然後排隊瘋狂搓著雙手等著挨打,呂老師應該是我當年最怕的老師吧(思索),另外還有我們班不知道為什麼給呂老師起了個花栗鼠的外號,大概是她的臉圓滾滾的像花栗鼠很可愛吧?而且還有其他老師說我們運氣不錯,班導長得很漂亮,幾年前心血來潮有回去學校看看,可惜沒有遇到,忘記是調走了還是怎麼樣。

高職老師

楊繡綺老師:高職一年級的導師與數學老師,是個很好的老師,可惜我國三之後的數學非常非常糟,所以和數學有關的回憶都已經失去了,不過因為最近這兩年在內科工作,偶爾坐捷運都會經過內湖高工,有點想回去看看,不過因為以前曾心血來潮去國中晃晃,但是事隔多年,不是記不得名字就是記得名字的老師已經不在了,警衛建議我來之前要先打電話連絡過,所以這次想著先打個電話再去一趟比較好,就一直拖著…不知道資訊科系主任是幾年前退休的

李永彬老師:體育老師,不過我當年並不喜歡體育課和體育服(好像是因為懶得制服換來換去,和體育課一定要穿球鞋的原因?),當年聽說他的木球頗威,最近經過湖工還看到他指導的球隊得名的消息,看來是貨真價實的,不過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因為我常常因為忘記帶球鞋去學校被他電(因為高職社團被強迫中獎當糾察隊,加上我也蠻喜歡穿皮鞋的,所以我不是穿球鞋上下學),而且我還找一些有的沒的藉口,最白目的大概是“氣墊被刺破了”(苦笑)。

 

*0:本文最初撰寫時間為2007-02-08 21:55:14
*1:2007年5月22日新增
*2:2010年10月23日新增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留言列表 (25)

發表留言
  • 海琴魔
  • 來亂的

    我沒有就讀過明湖國中、明湖國小、內湖高工,但是我認識你
    可以來亂一下嗎? 囧rz

    (逃)
  • 這篇沒有馬上回, 竟然忘記了...剛剛才發現, 這個當然可以

    谷得霖 於 2008/04/02 19:27 回覆

  • mag618
  • 你哪天要提起我的時候,可以提一下我的美貌與智慧嗎?
  • 我想應該會寫..."傳說中"的G Cup...吧...

    谷得霖 於 2007/06/17 07:18 回覆

  • kichyou
  • 是同一屆的嗎?

    我只是個路過的,我不認識您。但是這篇文章裡有一個我國中同學的名字,因為是個菜市場名,所以我一直以來在google他的名字時,總是找到一堆不相干的人事物與榜單(不過我這次不是因為google他才闖進這裡的啦)。看到您這一篇,我一直在猶豫你裡面提的那個人是不是我認識的那位國中同學,但看到您是明湖國中的,又是1981年生的,我想應該同樣是第三屆的吧。如果是的話,我想您提的那個人極有可能是我國中同學,我跟他已經快十一年沒見到面了,看到這個名字真的很懷念。
  • 我(和我姐)的畢業紀念冊是存放在我姐的房間, 我剛剛去翻了一下, 它目前不在我記憶中的位置, 而我姐房間的雜物山積...人又在大陸工作 orz
    等我老媽回來或是MSN上跟我老姐連絡上時, 我會再確認一下我的生父...不是, 我是哪屆畢業的, 不過我實在很好奇到底是哪個名字...

    喔, 還有, 我偷看過你部落格了 :D

    谷得霖 於 2007/05/22 18:00 回覆

  • kichyou
  • 我覺得還是第三屆啦

    我覺得你應該是第三屆耶,因為你有提到王嘉惠。我也不認識王嘉惠,可是我知道她是我們那屆三年六班的,成績好又長得漂亮,後來進了演藝圈,可惜沒有紅。不曉得你跟她是什麼時候的同學?如果是國中同學,那你也是三年六班?我有一個從前交情不錯的小學同學,就是六班的。

    至於你好奇的那個名字,如果你真的找到畢業紀念冊,而且又是第三屆的(該書外表為藍色硬皮),你就打開到三年八班,看看有沒有哪個人的名字在你這篇文章裡出現過......順便幫我確認一下那位菜市場名的人士跟你在這裡提到的是不是同一個人,我真的也超好奇的。
  • 我跟他是國小同學, 她國小長得很高, 有進學校排球隊校隊, 很強吧~ 功課好運動佳又漂亮...

    我記得我國中是3年10班, 分段班在3年13班...應該沒錯啦(對自己記性不是很有把握)

    題外話, 我姐那時只有A和B, 我那時則分了A,A-,B ,我姐常說她那時候如果有分三段的話, 她就會在A-了(她分在B),

    然後如果我那時候只有AB, 我就會被分在A吊車尾(我被分到A-), 不過現在看我們的收入和工作...似乎跟成績沒有正相關...

    谷得霖 於 2007/05/25 15:43 回覆

  • kichyou
  • 變成明湖國中回憶串了啊......

    那我現在可以非常篤定我不認識你,我們國三那一組是2,3,8,11四個班,我分到是3年3班A+班。不過嚴格說起來,分A+跟A-只是分好看的,其實根本就是ABC三個等級吧?那個時候在A+班有好多秘辛啊,有人明明是分在A-班的也可以靠關係拉到A+班,但印象中也有個傢伙一開始分到A+班,開學後就被趕到B去了,落差好大......

    我們A+班裡又分六排坐,最靠窗考那兩排是A+裡面的B組,最中間的兩排才是A+裡的A+組。我覺得在A+班待一年之後,真的會人格扭曲。雖然有時候會很羨慕A-那邊的人,但是A+班也有帶給我一些好處,就是強迫唸書,聯考比較容易考得上。

    A+班的同學,我上網查,有幾個都唸了研究所,還有台大高材生。我也唸研究所,只是不怎麼樣而已。當年國中在學校成績最好的幾個同學,有人當了醫生,有人做了科技新貴,他們收入應該不錯。不過我這個到二十六歲還在唸研究所的人,也沒什麼工作經驗,實在稱不上有什麼好的收入啊,年紀一大把了還在吃家裡的。

    我在你這裡找到的那位老兄,從前我國二時跟他坐在前後長達一整年(相對也被他整了一整年,算是調戲嗎~_~||),國三時我們都在A+班。後來這位老兄高中聯考中了內湖高中,結果發神經說非建中不唸,聽說跑去唸台北工專,後來也沒再聯絡,只知道他搬離東湖了。因為當年我是越區就讀,人緣不佳,國中時朋友的數量一隻手就可以數得出來,這位老兄大概可以算是我一隻手裡數出來的其中一位吧。所以我現在常常沒事就會想去GOOGLE,看看他們是不是還活得好好的。

    可是說了半天,我還是不確定我說的人跟你寫的人是不是同一個,講這麼多也怪怪的~_~。不過真的很高興,因為我都沒在跟國中同學聯絡,所以十幾年來也沒人跟我聊想當年的事,有你這篇文章出現真是太好了。又多謝你提到國三的事,讓我想起來我很久沒繼續在部落格寫想當年國三的回憶,我應該去把那些回憶補完了......
  • 在這篇裡成績算是好的男生, 然後又是菜市場名, 大概只有陳建豪吧? 我印象中他好像住的比東湖更深一點, 好像是瓏山林的別墅吧?
    26歲還在念研究所很正常啊, 至少男生除非跳級, 不然應該都還沒畢業吧... 就算26歲畢業好了, 還有一年半...或是一年的兵役呢

    也多虧你的這陣風, 把我那些被厚重灰塵掩埋的回憶給吹出來了, 好比那個水世界...

    谷得霖 於 2007/05/31 23:54 回覆

  • kichyou
  • 正常大學畢業是22歲,現在很多人大四就會去考研究所,幸運一點的22歲就可以唸碩一了,男生可以因此而晚幾年當兵。以研究所至少兩年畢業,我們這一行多唸三到四年,約24~26就能拿到碩士學位。所以我到25才考上研究所,以現代人的角度來看,其實年紀比較大了。而且,從我大學畢業到考上研究所這三年,是沒有工作過的,經歷比人家更是差一截。況且我又不是男生,無關當兵的問題。女人真的是過了一個年齡,就會覺得那個階段已經不一樣了。

    我有個大學男同學,大四時就應屆考上某國立大學的研究所,三年畢業,又應屆考上博士班,只是他決定先休學當兵去。人家25歲考上博士班,我25歲才終於考上碩士班,那感覺真的是五味雜陳。尤其這位大學同學,想當年唸大學時,在班上並不是成績頂尖的那種人。不過我唸研究所快一年,熱情已經磨了一大半,從前是覺得自己喜歡做學問,現在是只要未來出去有三萬二的待遇就夠了。

    最後就是那個講了十天的某個名字,你終於猜出來了,好像是住在瓏山琳沒錯(不過那時候也不少人是住在那裡吧),可是我不知道他在耍什麼神祕,不喜歡被人知道他家住哪裡,電話幾號。想當年我在導師辦公室瞥到學生名單,終於知道他家電話幾號,他蠻生氣的。或許他覺得我跟他不熟吧。如果你有那本畢業紀念冊,看看後面的通訊錄,我們班就他沒有留聯絡方式。不過現在也沒差,因為他搬家了,就算有留聯絡方式也沒用。此君成績很好,有點自命不凡。感覺比較容易跟女生打成一片,我應該說他女人緣不錯嗎?

    我上高中時,有個同班同學說她從前也是明湖國小的,在明湖國中上完國一後就轉學了,她說她跟他小學認識的,不知道是不是小學同學。我看我那同學似乎對他印象不怎麼樣,她叫王書懷,你認識嗎?
  • 不要去管現代人的角度吧, 我現在的工作工時少日薪高, 但是沒底薪也不穩定, 所以老是被念, 但是我不在乎, 因為我對現在的收入和生活滿足, 只要我能接受, 其他人講什麼我都不管他, 不要老是抬頭望著那些頂尖份子, 過他們的日子, 走他們走的路不見得會比較好, 能快樂的活著就好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怪癖, 好比我媽國中高職時一直以為我不喜歡洗澡, 其實我只是討厭被人家講出我正要做(或等會要做)的事, 但是我一回家沒多久, 我媽就會叫我洗澡, 我就會想拖半小時, 但是她再叫, 我就又拖, 最後就搞到很晚, 可是我又不肯講出來我很討厭這種事, 所以... 很久以後, 我媽才知道其實我並不討厭洗澡, 喔對了, 我還記得我贏過他一次圍棋 :D

    我對王書懷這名字有印象, 她身高是不是很高? 嗯, 她好像也是明湖國小排球隊校隊的吧, 所以同班過, 希望我沒記錯

    谷得霖 於 2007/06/07 19:19 回覆

  • River
  • 大漢的可以留嗎?

    我是來亂的,不過算是浮上水面透點氣,最近可好?
  • 最近都在台中... 賺退休金

    谷得霖 於 2007/06/07 22:53 回覆

  • kichyou
  • 身高不高的定義是多少?如果以我身高165來看的話,我想王書懷應該有160吧,應該算普通高度吧。不過會打排球是真的,也蠻喜歡唱歌的,後來大學唸義大利語去了。我一直懷疑王跟陳不但是小學同學,而且還有仇的樣子,看來是真的,原來你認識的人還真多。

    要說不高的話,那位仁兄想當年應該才真的叫不高。想當年我上國中時大概只有163到165左右,165好像是高中時定型的。國中的時候我那個身高已經是全班女生最高了(你看我們班的女生多矮啊),當時跟那位仁兄坐在一起,他一直比我矮,好像162、163左右吧。後來國三畢業以後(一直到聯考前一天我們還是每天都要去學校),有一天他突然很得意的跟我說他終於長得比我高了,我這樣比一比好像還真是如此,那個時候或許他已經有165、166了。聽說男生的發育期可以到高中以後,那位仁兄應該長高不少了吧。現在這樣回憶起來也很好奇他現在到底長成什麼樣子了,除了他以外我還真沒遇過有男生會想跟我比身高的。

    你應該還有很多秘辛喔?改天讓我知道一下,如果這輩子我還會見到他們的話,就可以拿出來虧他們了。
  • 我現在的身高是172, 不過我是在高職時追上來的, 我國小和國中都是排在排尾, 所以在我的印象中, 王書懷很高, 我印象中他也比我高, 現在想想, 那時候還真的蠻矮的, 幸好後來有繼續長,

    祕辛啊...有人說回憶就像一個個抽屜, 可是我卻不能一個個抽出來看, 我想大概是鎖住了吧, 除非你給我把鑰匙, 好比"王書懷"這個關鍵字, 我才能打開那些抽屜

    谷得霖 於 2007/06/17 07:32 回覆

  • Yaichin
  • OH MY GOD

    2007年7月1日~太閒的我用了google搜尋自己的名字....於是我發現了這裡 = =
    我是上述的"奸商" = =
    不過你是誰阿~"~?若是高職時代的朋友~大概有七八年沒見了吧^^~
    呵呵~
    我的信箱yaichin@yuda.tyc.edu.tw
    有空聯絡吧~^^
  • 是高職同學沒錯, 不過我們不同班, 我是謝其樺, 恐怕你沒什麼印象了, 不過徐英哲你應該就有印象了~

    我很少用E-mail :o

    谷得霖 於 2007/07/06 22:01 回覆

  • Yaichin
  • 小看我囉

    沒記錯的話~我還去過你家(東湖)幾次吧(你也來過我家打電動...)
    依稀記得你的電腦擺在父母房間隔出來的地方
    在窗邊...應該是2樓?
    你們那一掛的我印象都很深阿~ㄏㄏ
    徐英哲~記得阿~金毛那個~我記得他住汐止
    目前妳們班ㄉ我能把名字跟臉連在一起ㄉ大概就只有妳們兩位了...^^
  • 有啊~ 你來過, 現在電腦不是放那, 不然會他們會被吵死

    就是在你家看過你玩TA, 才會知道Pentium Pro Loading的速度實在有快到...

    金毛的手機被我弄丟了, 看他會不會再打一次電話來吧, 一定又是幹幹幹的叫

    谷得霖 於 2007/08/16 12:44 回覆

  • yaichin
  • CC

    我有用過Pentium Pro嗎@@~沒印象了
    現在我在桃園育達高中上班~~MIS
    現在滿街的雙核..四核..80核都實做出來ㄌ= =....Pentium Pro...唉
    我很久沒有做無謂ㄉ"電腦裝備競賽"了...
    你還住在老家?
  • 我現在都在用Notebook ..也不可能拼什麼配備(本來也就沒拼過
    學校的MIS啊 應該不錯吧...

    我還住家裡啊, 偶爾因為工作去台中台南這樣

    谷得霖 於 2007/08/18 12:30 回覆

  • yaichin
  • wow

    看來魔獸你也玩很兇?
    我之前也是超迷ㄉ(在尖石)...可是現在戒掉了
    你貼那篇~網路遊戲浪費生命..真是一點也沒錯~~
    遊戲人物等級往往跟現實人物等級成反比...~"~
  • 那篇是笑話~哈哈
    我除了電腦遊戲沒別的娛樂啊

    谷得霖 於 2007/08/18 10:04 回覆

  • yaichin
  • 我已經離開台北八年多囉....
    內湖高工畢業就來中壢這了
    已經在中壢買房子車子了~
    台北對我來說真的很陌生了
    不過有時候回去恆逸上課~
    覺得台北還是比較好~可能我比較喜歡大都市吧
    時間真的過得很快阿~
  • 靠~連房子都買了...果真會鑽錢

    谷得霖 於 2007/08/23 20:21 回覆

  • yaichin
  • 一轉眼半年了@@
    房子也是貸款買的...加上父母有贊助一些囉
    看你ㄉblog感覺你現在ㄉ工作也滿酷的@@
    我ㄉmsn-->mymail@ms11.url.com.tw有空聯絡^^
    我除了睡覺幾乎都在線上~"~...悲慘的IT.....
  • 大登
  • 如果這名字讓你熟悉,那你一定還記得加上大蒜和瘋子的三國誌遊戲。不知道是用國語簿還是哪一科的功課簿:外面貼著加工後中國大陸和咱們三個的圖騰,裡頭一頁頁寫著全國州郡的太守和武將,及各城池的內政資訊。只記得最後好像把班上很多人都拉了進來當武將,每節下課就只忙著計算每個城的下回合。那幾本遺產現在應該被我封在某個過年才會打掃的箱子了吧。
    還有五子棋大賽,不知道是誰辦起來的,不過長大後我還真的認真研究了一陣子,差點立志當個棋士……。後來還有借瘋子一本棋譜還什麼的,也忘了他有還沒還。
    至於現在正在迷德國的桌上遊戲。如果這讓你覺得是戰棋或魔法牌之類的東西,到也有幾分相似啦。

    那個金毛(不是應該叫毛毛嗎?)是我鄰居兼死黨,國三翹課打電動就是他教我的啦。你可能沒跟我們一起補習不知道,那時補習班後工廠廠長就是他,平時專偷腳踏車回來解體,還學會一身開鎖技能。有次我們上課前太無聊先去內溝抓蝦回來補習班,把牠捲著報紙烤了起來……。後來他搬到桃園去,沒種的他總算把了個妹還養了隻狗……。

    立夫哪一年遇到的我忘了。應該是某個過年前後吧?遇上了便打場籃球,然後去他家坐坐才發現他也住汐止。他是真的讀了中正預校囉。不過你說的溜鳥雄風我怎麼沒印象……

    其他典刑在夙昔的人物就先不講了。因為回到現實是,『明天要上班』……!
  • 哇靠,先說說你怎麼找到這邊的吧~至於溜鳥雄風,容後再提。

    谷得霖 於 2008/04/02 19:24 回覆

  • 大登
  • 就跟找到這的人原因差不多吧?在yahoo搜尋自己的名字找東西,無意間看到幾個詭異的字眼。進來一看想不到是大蒜呀!
    不是聽說你要開網咖?現在應該也在做跟資訊相關的事嗎?
    有空看看怎麼聯絡?
  • 忘記回了... 現在在做類似設備管理員的工作 面板廠的~ 資訊相關...沒辦法啦
    因為書讀太差, 也沒考什麼證照啊

    還有林立夫露鳥那件事, 也沒什麼, 就是他好像跑來我家拿漫畫, 忘記聊到啥, size問題? 後來我去上廁所時, 他就跑進來脫褲子秀給我看...比我的還小一號 O_o 不過後來我就知道重點是膨脹後的size了~

    谷得霖 於 2008/05/19 10:53 回覆

  • 悄悄話
  • 劉維洋
  • 劉維洋

    想找我的同學们call me 0987294496
  • judy
  • 黃依婷
    我記得我應該是跟你國小同班同學六年八班,我真的只能說你的記憶力太強了~
    你應該還忘記一個很重要的人,就是會跟你們勒索的”陳X霖”(應該是這個名字)
  • 啊,你的名字我有印象,但是臉我就不確定我腦裡浮出來的那個是不是正確的了... 老實說我對記臉是很沒有自信的.

    另外, 其實我的記憶力並不好, 我想這應該是我的弱項, 只是有些不太重要的片斷記憶不知道為什麼很難忘, 像是國小排球隊的呼號"欸~好球又省焦"....我想我若活到70歲應該也會記得這句.

    改天再來補充一下這篇好了 :) 很高興有新的老同學看到

    谷得霖 於 2010/10/19 21:32 回覆

  • JUDY
  • 我想起你了~你是那個怪卡,我記得你常常講一些很怪的話,跟出一點很怪的點子,還有很愛幫別人取綽號。
    不是省焦,是"喵加" (明湖加油)
    另外跟你說,你國小老師"李X福" 去某學校當校長了,而且當很久囉~
    你想要跟他聯絡嗎? 他的手機我還留著,只是不知道會不會通而已。
  • 哈哈, 我不當怪咖很久了, 不過我偶爾會想如果繼續當怪咖不知道會不會活得比較快樂.

    李財福嗎? 我記得我曾經故意把他連絡簿上的名字寫成理柴浮(大概), 然後被罵很兇(哈哈), 那時候小腦袋瓜真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剛剛放狗(Google)去找了一下, 發現他好像是教務主任, 不是校長耶? 聯絡嘛...興趣是有的, 但是不知道該講些什麼, 別看我打一堆好像很健談似的, 事實上我很不會找話題的, 網路和現實的我其實反差蠻大的.

    你是在同學會時拿到老師電話的嗎? 那次同學會本來我也要參加的, 但是我忘記了, 結果我媽嫌我放假成天待在家, 硬拉我出去, 結果王植鋒來找我時就撲了個空, 我就錯過了那次(應該也是最後一次)同學會 :( 所以後來我非常討厭爸媽硬拉我出門

    對了, 你上篇提到的陳X霖我真的想不起來, 也許他是用借小錢的方式要錢所以我記不得?還是他不想跟怪人打交道, 所以我沒印象?

    谷得霖 於 2010/10/23 22:01 回覆

  • 高職的宋拙..
  • 鴕鳥.......
    或是叫你希特勒呢@@?
    我是高職的宋拙......不知你還有印像否..
    懷念那時研究日文遊戲的時代啊..
    你現在還在內科咩?
    有空再聊聊吧
  • 當然記得, 現在還是在內科啊...顧大樓

    谷得霖 於 2010/10/31 00:32 回覆

  • 訪客
  • 謝其樺...記得以前他們好像叫你蒜頭(國中)
    我是李柏毅,我跟你是不同班啦,是國三時因為分班所以才認識你
    還有碩頭,植鋒....以及一些十班的同學(我是十二班)
    記得有去過你家幾次...你現在還住東湖嗎?

    高職還是念同間學校...不過那時候就比較少碰面
    後來除了碩頭,植鋒...也很少有其他國中同學消息了...
    (那時候你好像有跟我借過一次錢...不過你有還啦 哈哈)


  • 現在還住東湖啊, 叫蒜頭沒錯, 也許我該把綽號也編輯進去

    我借錢都是有還的, 而且應該都是忘記帶錢之類的小事,
    所以大概記不起來...

    谷得霖 於 2010/11/27 14:47 回覆

  • 悄悄話
  • spike
  • 噗,這篇好晚看到XD
    一看到就看到好多好久又好熟悉的名字啊~
    劉維洋,在那個年代來說,他真的是個超誇張的XD

    孫宗德呀,記得有一次和他偷偷去河邊,結果晚上他父母被托夢..
    原來他有一個親人在河那裡去世,本來是要抓他當替身囧
    恐怖的是,他當天真的是跌在河裡很淺的地方,奇怪的是水很淺,但是
    他就是一直爬不起來..ORZ 後來我去拉他一把,二人都覺得蠻奇妙的

    但隔天聽到才....= =b
  • 是哪裡誇張啊 ._.

    真是個毛毛的故事...

    谷得霖 於 2012/02/23 18:15 回覆

  • 張耕碩
  • 蒜頭.....我的綽號一直沒變過的= ="
    我那上千本漫畫依然存在但很久沒增加了(轉戰小說跟雜誌去XD)
    我們還在念高中時,回明湖國中只找得到陳囿蓉而已
    呂淑寶老早就離開明湖了~ 你找不到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