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得霖不由得這麼想,因為就職後文章產量完全沒有提升。


 是工時太長的關係嗎?一個月工作240個小時,同等每天工作八小時無休假,扣掉

睡覺吃飯洗澡通勤,彷彿閒著的時間縮水了?那倒未必。

 商業大樓保全的夜班工作很閒,雖然這個駐點的日班得時時注意車道或監視器,並不

得閒,但是因為經常性的換班之故,大部份的上班時間是可以自由使用電腦的夜班,即

使把晚上九點前,大樓內多數員工和為數眾多的大頭目都還沒走掉的時間扣掉,再把精

神不佳、陷入半昏迷的失神時間扣掉,也還蠻多時間可以打文章的。

 回到自認文章內容和產量的高峰期看看,那段時間不但經常在無塵室內大量加班,對

工作也還沒完全進入狀況,還跟愛抽煙喝酒又硬拉人去打牌賭錢,喜歡說教和借錢又拖

著不主動還的老鳥共事到憂鬱症復發,再加上曾聽聞金凱瑞與幾個名作家得憂鬱症的新

聞,不由得讓人思索壓力與想像力的關聯性,既然辛棄疾都曾說”為賦新詞強說愁”,

可見憂愁也是創作的重要元素,何況,憂鬱症某方面來說也算是想得太多太壞,也難怪

腦中裡總是一堆東西在打轉的人和憂鬱症容易做朋友了。

 雖然金融風暴剛來,投閒置散無所事事的那一年毫無建樹,但做了保全,有點事做之

後,這半年的閒暇時間卻也少有作品,難不成真要找個無塵室的作業員做做,才能寫出

東西來?但是好不容易上了軌道的工作卻也不想破壞,一直在新環境熟悉新工作總是讓

人難以忍受,說到底,寫作到底為了什麼?想寫出什麼?還是要證明什麼?

 人生總是充滿矛盾,而我的人生,尤之。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