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調到這個駐點也快五個月了,事情已經都上手了,也聽了不少傳聞,好比

說對面櫃檯那隔壁家的保全就對我說,以前其實我們也很爽的,晚上查完樓就躲下去睡

覺了,就是互相鬥爭,打小報告想把人擠走才搞到現在那麼硬,我是不知道以前是怎樣

爽,所以無從評論起,也聽說其他駐點有類似派系鬥爭的問題,現在駐點有好幾個人都

是從某個鬥很大的點被調過來的,我實在很難理解,一個薪水實領不到三萬的保全員,

就算升成了隊長也加不到三千,比公務員還死薪水,大家也不過就出來混口飯吃,何苦

彼此搞來搞去呢?無法理解。這世界我無法理解的事情還多著呢,也就不去管他了。

 回到標題吧,這個月初上面擠了一個老鳥組長進來,這個駐點就多了一個人,資歷最

淺的我就只好再度被調往其他駐點了,上一個工作是北中南到處跑,再上上個工作,也

是從產品測試員調去倉庫備料,又被調去當倉庫收料的,當兵在台中,讀書時待過花蓮

和台南,而我的家是在台北。我的人生跟我的個性似乎也是個茅盾的組合,喜歡穩定的

我總是身處在變化之中。

 談談新駐點,昨天是我第一天見習新的駐點,是一個很大的社區,裡面保全滿編有二

十五個人,因為人數這麼多,所以總是處在缺員狀態中,也就是只要你想賺錢,多的是

機會給你加班,帶我的前輩如是說,我笑笑沒有回答,因為我並不喜歡加班,我們在警

衛室待命一會,就出發去巡社區,延著社區外圍順時針走一圈,再延著內部中庭逆時針

走回來,竟然需要走上四十或五十分鐘,足可見這個社區有多大,我問了前輩說要注意

什麼地方,他說除了可以抓蛇賺錢之外,還要注意有沒有住戶裝鐵窗是突出去的,要回

報管委會,還有注意有沒有死人。

「死人?」

谷得霖嘴巴微張,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是啊,好幾年前有住戶跳樓自殺,剛好來巡的是晚上三五(駐:三點到五點)那班,

差點沒被嚇死~。』

前輩對我一臉癡呆樣的我非常燦爛的笑著。


 * * * * * *
 

 好不容易巡完一圈,也許是打著領帶的關係,即使是晚上九點多,體質較不易流汗的

我,也流了全身的汗,而帶著我走的前輩,他的天藍色制服已經整個變成深藍色,衣服

脫下來就去洗澡了,我看如果在正午時間巡邏,搞不好巡一圈回來,人家還以為你掉進

湖裡去了(社區旁邊有湖),等前輩洗完澡,時間也差不多換哨了,下一個哨點是社區

聯外道路上第一個據點,管制車輛進出,雖然再往裡面還有一個柵欄,所以放外車進去

關係不大,但是這個據點有著提醒下個哨點和警衛室預作準備的功用,兩個小時的時間

就是不斷的舉起交管棒攔車,然後待車子靠近、辨認、放行,但是又不能鬆懈,因為住

戶並不喜歡等待,還好十一點多已經沒多少車了,如果是晚上七點那邊的話,柵欄大概

得一直保持常開狀態吧?好在前輩幫我分擔了一個小時,所以時間過的還算快,之後的

哨是機動哨和警衛室副哨,基本上是處理一些雜事,像是忘了幫帶門禁卡的住戶開門或

是到有發報異常狀況的現場查看,如果沒有事情的時候,就可以躲著小小打盹一下,剛

好我輪到這班哨時是深夜,沒什麼事情,所以就稍微休息了一下,最後一班哨就是極重

要的車道哨,前一個哨點如果有外車跑進來,這個哨點就要把他擋下來導引到警衛室換

證,如果誤把外車放進去就麻煩了,而計程車或是外車載住戶進去雖然不用換證,但是

要登記車號、車行等資料,萬一在車多的時間搞得手忙腳亂,車子恐怕就會塞住了,是

所有哨裡對新人最有挑戰性的,還好我見習的時段是早上五點到七點多,車子出多入少

,問題還不大。

 第一次的晚班見習還算順利的結束了,筆記凌亂的抄了兩三頁,因為配合班表的原因

,所以之後休兩天假,再來就是白天班的見習了。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