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三號星期二:手術日

 依然在早上六點就醒來,住院(麻醉)醫生一早似乎在巡房看到還有點意外,不過卻

無法確認什麼時候開始手術,後來終於在九點多時通知我要準備手術了, 照例把衣服

全脫光只穿上一件手術服,護士幫我打了兩針止痛針,其中一針肌肉注射稍微痛了一點

,之後就是躺在床上被推到手術室,經過奇妙的機械升降裝置與兩個醫院助理的協助和

自己的調整姿勢,我穿過一個窗口進入了手術室並躺在手術床上,助理取來被子蓋住了

我全身,而且被子外似乎有什麼把我束縛住,手肘部份感到無法動彈(避免病人抓狂影

響手術?),而我的雙眼也被遮蓋住,之後就是進行最痛苦的局部麻醉,針刺進鼻樑底

下的肌肉並開始釋放麻藥,經過數針摧殘後我的上牙齦至鼻根整塊都失去了知覺,開始

任由醫生攻擊我的鼻息肉與鼻中隔,因為是局部麻醉,所以主治醫院邊下刀邊指導菜鳥

醫生的聲音我也完全聽得到,像是……以後你出去以後,手術室費用是每小時……像這

個手術大概只要十分鐘左右就可以完成,不過今天我們不需要這麼趕……你看我怎麼用

的,我的方法可能不見得最好的,但是這樣弄很好做
…等等,不過主治醫生的這些指導

聲倒是讓我多一定點安心感,畢竟能教菜鳥的醫生,技巧總不會差到哪去吧?總之,前

面他們沒碰到骨頭之前怎麼搞都沒感覺,但是在最後,我猜是在把軟骨剪下來吧?那時

候就感覺到從骨頭傳來的異樣感覺和難以形容感覺的些微疼痛,並非痛的難以忍受,只

是鼻子深處從未受過類似的刺激,忍不住讓我的眼眶積了一點淚水,就我個人感覺來說

,比牙齒的根管治療還難受一些,但是難過的時間相覺之下很短。


 手術完成後,醫生在我鼻子裡面塞進長長像棉條的東西(事後抽出來時得知的),據

說這東西是自費材料,健保不給付,所以這兩片高級鼻孔填塞物花掉了我五百多,把我

鼻子包起來以後,醫生讓我重見光明,再度利用奇妙裝置等的協助,我離開手術房,被

推回自己的病房,整個過程包括在手術室外等著被推進去的時間在內,不到一小時,所

以雖然術後我小小睡了一下,但是醒來竟然才剛中午。


 中午時午飯送來了,大概是因為剛動過鼻部手術的關係,院方給我的是半流質的伙食

——八寶粥, 但不知道是不是張口時稍微拉扯到附近的關係,才吃了兩口,我的鼻血

就突破了紗布的吸收力,不斷的滲出來,還好我適時的拿了衛生紙擦掉,不然午餐就要

變成九寶粥了…因為鼻子不斷地緩慢滲血,即使在鼻孔換上新的紗布,也是在兩三小時

內就整個吸得滿滿的,所以我自己在紗布外加了衛生紙,我把衛生紙折了好幾折, 插

進紗布與人中的空隙,並定期更換衛生紙以延長紗布的續戰力,此時我忽然想到,如果

我把衛生紙捲長一點塞進去,那我就變海賊王的白鬍子了!幸好這愚蠢的想法僅僅一閃

而過,因為日班的護士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得維持所剩無幾的形象才行。


 除了滲血之外,我的感覺十分健康,像是享受額外的假期一般(一點都不是額外的!

我請的是寶貴的特休假啊!),盡情的玩著電腦,晚上主治醫生巡房的時候,他在我床

前停了不到三十秒吧?瞭解我的狀況不錯後,只說了手術非常順利和頭兩天滲血較多是

正常的,之後就旋風式的離開了,只是沒有日劇白色巨塔那樣一狗票人的大陣仗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