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同事以一個無關緊要的理由要求跟我換班,因為是夜班換夜班,無關痛癢所以

隨口答應了,沒想到竟然剛好遇到颱風天,一開始還被老媽唸了一頓,不過事實上原來

的班也沒有比較好,雖然下班後剛好放假在家躲颱風,但是(原來的班)回家時颱風的

威力已經開始展現了,搞不好更危險。

  回到正題,這天晚上略有小雨,但是還沒大到一定要撐傘的地步,風倒是相當大,

偶爾哨亭附近還會發出不小的風切聲(我不確定是哪個東西發出的,因為我不想出去確

認,推測是哨亭屋頂上的結構物),勉強要形容的話,有點類似葉子放到嘴邊用力吹的

聲音,但是更尖銳、更刺耳,甚至還一度讓我嘗試摀住耳朵,還好沒有持續很久,梯廳

的同事還說如果風太大的話,可以撤進大廳裡面,據說前一天晚上的風就大到哨亭的門

關不起來,連用椅子檔都無效,當然那班哨最後就撤進大廳躲了。因為前幾天稍微打瞌

睡十分鐘,剛好就被查哨的長官看到打瞌睡,所以今晚幹掉了一整個保特瓶的咖啡,很

順利地無睡意撐到下哨,不過無人查哨(颱風天也不會有人把查哨看得比命重要吧?)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有個全身漆黑、油亮亮的不速之客悄悄造訪,使我被迫違反了禁止

化學武器公約,動用了噴效級毒物將牠驅離執勤區域,這也是這個月以來第三起類似的

生物侵入事件,希望MIB能盡快介入調查這些恐怖生物的動機,並阻止類似的不法侵入

事件再度發生。第二天早上,我們把為了避免被颱風吹走而移到地下一樓的六個大型垃

圾箱推回一樓中庭,結束了這次颱風夜的值班。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