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其實我曾經很外向的。


 只在網路上接觸過我的朋友大概感覺不出來,其實上我的個性是相當內向的,只有在比

較熟的朋友之間會比較熱絡和不拘小節,但是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是很外向的,但是我

已經已經忘記怎麼外向了。

 記憶中,我會冷不防地整個人跳到同學的背上,就這樣地嘩的一聲跳上去,然後大叫對

方的名字打招呼,在動漫裡不乏這種過度樂觀外向的角色,但現實裡其實還蠻討人厭的,

這是一個國中同學給我的教訓。

 我國中的時候,有個同學個子不高,就是班上倒數第三、第四那種程度,長得一付娃娃

臉的樣子,可愛得讓人有點想捏一下那種程度,皮膚是小麥..不對,應該叫古銅色吧?

不過又好像沒有那麼黑,啊,總之就是比一般人黑一點啦,我經常跳到他的背上打招呼,

雖然他總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但是我並不以為意直到有一天,和他關係不錯的那一票班

上男生不再理我了,那天他們說要一起定校外的雞排和飲料,我也很高興的湊過去,但是

他們完全對我置之不理,我才知道被孤立了,我已經記不得後來是怎麼解決的了,不過被

班上同學聯手孤立的這件事倒是永遠刻在我的腦海裡,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所以從此以後我就不曾跳到別人背上打招呼,這就是現實與動漫的差距--做一個過於特

立獨行的人是很困難的,除非你有堅定強健的心志可以忍受孤獨與堅持自我。

 上了高職後,因為一個功課只能算中上的同學,因為人緣好被選為模範生,還有一個得


了憂鬱症的同學在放學後,當著我的面質問我是不是都是這麼的我行我素,這兩件事給我

的衝擊並不算小,我也想當一個受歡迎的人,所以我更進一步的改變,至於改變了什麼,

老實說我已經不太記得了,總之,越來越像現在的我,也可以說現在的我就是這麼形成的

,而以前的我只剩下一些殘破的回憶,無法完全的構築起來。

 我年輕時常想著一些問題,如果一件件把一艘船的零件給換掉,到最後整艘船都換過了

一遍,那這艘船還是原來那艘船嗎?還是一艘只是一樣名字的另一艘船呢?如果一個人可

以一直違反著自己的想法生活著,直到死為止都不露出本性,那麼到底是那個從來沒有表

現出來的自己是自己;還是那個完美偽裝到死的自己才是自己呢?


 至於跟女生相處的問題,那是小學時候的事了,下次再提吧。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