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穿著軍裝的人聚集在看起來有點歲月的建築物旁,建築物外型長得很像校舍,事實

上,也只有學校會有那麼多的桌椅了,不過很奇怪的是,入口並不是在建築物的正面,而

是開在建築物的側面,印象中這樣開的建築物幾乎都是橫向捲軸的動作遊戲,一整個給人

『哇哈哈,快進來闖關吧,裡面很多陷阱呦。』的感覺…也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那堆軍

人才會在校舍入口前討論和收集資料吧?說到那群軍人,一開始的第一印象是美軍,因為

他們有一堆非常先進的玩具,像是跟航空史密斯(JOJO第五部替身)一樣的偵測裝備,不

過仔細一看才發現他們都是東方人的臉孔,不過也是醒來才想到他們應該是日軍。總之,

當這群日軍還在龜龜毛毛的時候,一群巫女出現了(?!),這群巫女宣稱要進去除魔,

軍方當然是反對,不過因為軍方在動畫與電影經常擔任惡役,所以經過一番爭論後,高層

決定讓巫女進去試探,現場指揮官繼續收集情報,視情況決定是否要進入,不過當巫女部

隊進入時,有兩名軍人抗命決定跟著進入,他們的理由是萬一這群非軍人身份的百姓出了

意外,軍方不能以她們自己要進入封鎖地區為由卸責,最少要派幾個士官伴隨保護,另外

沒有講出來的理由則是他不太相信什麼巫女和除魔的東西,他認為萬一有什麼意外時,他

身上的高科技裝備和步槍可以有預警和防衛的功能,協助這群不自量力的平民逃出來。因

為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話,對高層可以說那兩個人是擅自進去來卸責,出了什麼事軍方也

可以對媒體以有派人保護卸責,所以已經被我打成惡役的現場指揮官理所當然的默許了他

們跟著一起進入。


   *   *   *   *   *   *   

 
 場景一換,整隊人馬只剩三個巫女(不過另外兩個沒有出現在畫面)和兩名軍人非常緊

急的四處張望與急速呼吸,這時上面的屋頂忽然破裂,一個擁有綠色皮膚的殭屍現身攻擊

,和一般印象中的殭屍不同的是,這裡的殭屍動作非常迅速,所以雖然黑色長髮的巫女非

常快速的轉身攻擊,但是在打中前綠殭屍就縮回去屋頂了,而且還在其中一名軍人的手上

留下了幾道傷口,傷口不但很深,而且還馬上流出深綠色的濃稠黏液。

『糟糕,我一次只能結一個法印…』黑髮的巫女焦急的說道,雖然現場還有其他兩位巫女

,但是如果三個人全部一起結法印的時候被攻擊就完蛋了,而且很顯然的這兩位軍人也毫

無自保能力。(醒來以後追加的設定更殘忍,巫女是為了保護他們的腦殘才會出意外的)
 
受傷的軍人知道自己是個拖油瓶,也不好意思要求三個巫女為了自己賭一把,一起結法印

阻止傷口的感染擴散,這時候他轉頭發現走廊的遠處出現一群人,一半穿著巫女服,另一

半著穿著和自己一樣的軍服,顯然是支援來了。

「沒關係!我請他們幫我處理!」受傷的軍人輕鬆的回答後快速的跑向那群人。

『他們是?……等一下!他們不是……』黑髮的巫女遲疑了一下,趕緊出聲想阻止軍人跑

向那群人,軍人放慢腳步回頭望了一下黑髮巫女,再轉回頭去時,看到剛剛打算向他們求

援的那群人已經張大嘴巴衝過來了!

「哇啊啊啊啊!!」

八個斗大的英文字在我腦中浮現

”GAME OVER”

不過這個字才剛在我腦海中浮現,我就發現雖然我被好幾隻殭屍咬了,但是並不會痛,所

以這個是夢,既然是夢的話,怎麼可以就這樣結束呢!我決定讀檔回到上一個進度…


   *   *   *   *   *   *   


『糟糕,我一次只能結一個法印…』黑髮的巫女焦急的說道,雖然現場還有其他兩位巫女

,但是如果三個人全部一起結法印的時候被攻擊就完蛋了。

「我們先進那個房間吧。」我(也就是受傷的軍人)這麼說道,眾人隨即小心翼翼的進入

了那個房間,雖然這個房間屋頂是水泥而走道的屋頂卻是木頭(或輕鋼架)這件事很奇怪

,不過我們無暇多想,總之這個房間看起來是比剛才的地方安全多了,我選了一個牆腳靠

著坐下來,黑髮的巫女很快的靠過來察看我的傷口,其他人則在四周警戒。

「我已經不行了,很抱歉給你們帶來這麼大的麻煩…在我變成殭屍之前,把我給解決掉吧

。」我有氣無力的說道。

『這是不可能的!』黑髮巫女大聲的說,不過她很快意識到自己的音量太大,她對著其他

人揮揮手示意沒事,繼續說道『不要放棄希望,我也不會放棄你的。』

「我很高興,但是我真的已經不行了,但是在我死前,我有一個願望…」

「我還是個處男,我不想沒做過就死啊!」

『疑?!』黑髮巫女對突如而來的勁爆話題大感吃驚,隨即羞紅了臉。

「反正我們都逃不出去了,妳也一定沒有做過吧?乾脆我們在死前先做吧,不要有任何

的遺憾。」


.........


......


...



你以為有H場景嗎?別傻了!紳士如我怎麼可能會有H場景呢!當然是到此為止,就這

樣醒來啦,雖然我意識到這是夢境,不過我也只是想著”不想要這個結局”(被咬的那

一個),讀檔後會這樣展開就真的是我的預料之外了,話說回來,人家常說日有所思,

夜有所夢,但是很顯然的夢到的東西不見得就是你白天想的事情,至少做這個夢的時候

,我完全很久沒有碰和殭屍有關的遊戲了,而且也沒看過校園默示錄,不過我喜歡巫女

服倒是真的。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