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好久不見啦,是不是感動快要哭出來了呢?』

「有的話應該早就流乾了,明明說是量販…」

(被打斷)

『啊啊!放了一年,有點乾燥是理所當然的嘛,啊哈哈哈~』

「轉眼間,距離上次發表已經過了一年啊,一年一個角色,明明說是…」

(再度被打斷)

『欸,其實,這一年間也是有很多角色出爐啊~只是沒有整理進來這篇而已呦。』

「喔?」

『像是照片與戰鬥那篇,不就有四個角色了嗎?還有學園(巫女)默示錄啊。』

「把那些也列進去的話,量是勉強還可以,只是沒有正式介紹總覺得有點…」

『還有還有喔,連我們兩個都設定好名字了呢!』

「原來我們之前連名字都沒有啊…」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你的名字,據說還有去批踢踢某板去調查有哪些著名的死神作家,

 看來是專門為你量身打造的名字喔。』

「那,結果呢?」

『呃…忘了。』

「………」

『啊哈哈哈哈,畢竟隔了一年了嘛。』

「算了,回到正題,這次要介紹的是十年前,不,現在變十一年前就開始設定的男配角

 是吧?」

『不是呦,這次要介紹的是最近的工作聯想出來的角色,很厲害吧。』

「………那上回的預告?」

『啊,那個喔?先忘了它吧,啊哈哈哈。』

「……」

『欸,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嘛~啊!稍待片刻,廣告後馬上為您做進一步介紹!」

「如果有(廣告)的話…」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不說話的話,是要設定什麼鬼啊!』

「……」(沉默寡言也是設定的一種啊)

『好歹也要有一些東西可以拿出來講吧?!話說你那個心聲模式又是怎麼回事?這可不

 是GalGame啊!』

「說的也是。」(遞)

『啊,這是…帽子吧?』

「如你所見。」

『那為什麼帽子上面會夾了一堆哨子啊?荒木老師式美學?』

「這就是角色的特色所在。」

『總得要有個理由吧?不能為了與眾不同而與眾不同啊。』

「如你所述。」

『還真的啊!?』

「啊,理由想到了。」

「這些哨子每個都有不一樣的能力。」

『例如呢?』

「禁則事項。」

『你不說要怎麼介紹角色啊!』

「問本人看看?」

『他不是設定成沉默寡言嗎?萬一他用摩斯電碼吹哨子回答我怎麼辦?!』

「啊!好點子,追加記載進去。』

『該不會一開始就沒完成吧…』

「不完全是,應該說他的全貌要在故事裡才能逐漸揭曉,不過可以確定的一點是並非會

 成長的角色。」

『總之,把所有已知部份都說明一下吧。」

外表看起來是年輕的小男生,穿著也是。

『事實上呢?』

「也許會讓人出乎意料,不過若是被殺死的話,那還是男性比較適合。」

『又要殺人啊?』

「那就要看劇情的需要了…」

『我看是依你個人的偏好吧!還有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望了一下骰子是什麼意思啊。』

「啊,那是我眼鏡滑了。」

『你根本就沒戴眼鏡吧!』

「是隱形眼鏡。」

『嘛,算了…其他的呢?』

「他除了帽子上有很多哨子外,口袋、袖子、領口也夾了很多形形色色的哨子喔,還有

 嘴上也一直含著一個哨子。

『所以想藉著CAST表來判斷性別是不可能的呦。』

「是的,就算真的到了非發出聲音不可的地步,聲優也會暫時先用假名。」

『還真的有動畫化的計劃啊?!』

「凡事都要有未雨綢繆的習慣。」

『即使在撒哈拉沙漠的正中央也要?』

「有備無患。」

『隨便你吧。』

『剛才提到哨子都有一些特殊的功能,可惜這部份不能透露。』

「是的,目前確定的大概就是操縱動物的能力,應該是鳥類。

『剛剛不是才說這是禁則事項嗎?!』

「保密期限是六十秒。」

『那根本沒有保密的意義啊!』

「因為這次沒有角色的對話片段,所以就交代一下相關的場景…應該會安排事件讓他陷入

 無法動彈的狀態。


『連拿起哨子都沒辦法嗎?還是僅僅只是不能走動呢?』

「應該是完全無法動彈,所以如果狀況緊急的話,還必須有人從他身上找出相對應的哨子

 並放到他嘴裡。


『是被綁縛或定身之類的還是受到傷害呢?』

「這就無法確定了。」

『如果是被綁起來的話,找的人想必也被綁起來了吧,也許得用嘴巴才能找出來。

「你在想一些色色的事情吧?」

『欸?沒有沒有啦,只是這麼緊急的情況下,不得不用些比較霹靂的手段嘛哈哈哈。』

「……」(質疑的眼神)

『總之,雖然資料很少很片斷,這次就先介紹到這邊啦!下次再會。』

「再會。」

創作者介紹

谷得霖的宅基地

谷得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